小時候家附近的小後巷,常有人推著又大又重的機器高聲的喊著「ㄅㄥ米ㄆㄤ喔~快來ㄅㄥ米ㄆㄤ喔~」。當時年紀太小,喊〝砰米香〞的叔叔長什麼樣已經一點印象也想不起來,只知道每次一聽到喊叫,便纏著奶奶帶我去〝砰〞一下。

從巷口到巷尾,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香味,是那種米砰過後所散發出的獨特米香,混合著一些焦糖的味道。儘管當時是滿嘴的爛蛀牙,還是很難抵抗香味的誘惑,愛吃的不得了,因為堅信吃ㄅㄥ米ㄆㄤ看北海小英雄同為人生的重要大事。

小小的手裡捧著兩個奶粉罐,一邊裝的是米一邊裝的是糖,急忙忙的想趕緊跑去〝砰米香〞叔叔那,又擔心手中的米和糖會打翻,遠遠看到早有鄰居小朋友聚集圍在一旁,地上已經排了長長的一排奶粉罐,心理更是著急,就怕自己輪不到。

喜歡ㄅㄥ米ㄆㄤ還有一個原因。每到這時候所有的鄰居大人小孩都出來了,整個巷子會進入鬧哄哄的市場狀態,只有在叔叔扯著喉嚨喊著「ㄇㄟㄅㄥ囉~」,四周才會暫時安靜,又緊張又興奮的屏氣凝神迎接〝ㄅㄥ!〞的一聲。然後就會看到,叔叔拿出砰好的米倒在一個像澡盆這麼大的盆子中,倒入事先融化的糖漿和在一塊兒用力的攪拌,有時候會攙些花生在裡面,拌好後倒在一個特製的木頭模型盒中,用超大桿麵棍用力桿平,直到冷卻才能切成塊狀。

先分到的小朋友便在其他等待的小朋友羨慕的眼光中,得意的邊走邊跳邊吃了起來。以前也常希望自己是第一個砰出來的人,好讓其他人口水直流的羨慕一番。

後來聽到、聞到ㄅㄥ米ㄆㄤ的機會越來越少,偶爾會看到路邊賣著一袋袋事先做好的砰米香,取而代之的,是從7-11微波爐冒出的ㄆㄧㄆㄧㄅㄛㄅㄛ聲,ㄅㄛ出的是玉米加奶油或起司的爆米花,雖然也很香,但始終覺得少了一份親切多了一份疏離。

國外的超市通常會賣著一包包的puffed wheat,其實就是一種”爆過的米穀” 。老外拿那種東西加在早餐的牛奶裡,有點像麥片或cereal的功能。比較意外的是,居然用那種老外的玩意也可以拿來做成記憶中的中式〝砰米香〞。

先在熱鍋表面塗些奶油,等到奶油融化時放入白色一粒粒的棉花糖,棉花糖受熱會逐漸融化,變成像麥芽糖的狀態。這時用鍋鏟不停的以上下拍動的方式來攪拌棉花糖,避免棉花糖燒焦,而且會自然而然的變成一糰黏在鍋鏟下,等到棉花糖呈現微黃狀態時,再加入”爆過的米穀”混合在棉花糖中。

至於棉花糖與米穀的比例,就是讓每一粒米穀都能沾到棉花糖的程度。混合均勻後趁熱放在烤盤內用手壓緊壓平,沒有烤盤也可以用平托盤來代替。對了!手要小心那可是很燙的呢,等冷卻後倒出切成方塊就完成了這種類似〝ㄅㄥ米ㄆㄤ〞的砰米香。

雖然沒有小時候那種現爆的香脆,但還算是能稍微的化解對〝ㄅㄥ米ㄆㄤ〞的思念,甜呼呼有點黏牙的感覺,很棒~~

2000/7/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e.van 的頭像
christine.van

C.D.懶人廚房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onica chang
  • 這個我做過 我多加了白芝麻 很香
  • CD
  • monica,<br />
    下次做我也來加芝麻^^
  • 喵咪
  • 這是 rice crispy square 嗎?
  • cdmilk
  • 也可以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