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回台北,有一天晚上我跟S先生坐上公車晃到永康街去找吃的。好多年沒到永康街閒逛,這次回去發現那有了些許的改變,多了一些門面講究的店面,周圍的小巷弄也變得乾淨許多。
晚餐前我拉著S走到金石堂,原本是想找些書的,但是到了那,馬上被隔壁鼎泰豐門口擁擠的人潮嚇一跳。
什麼時候,連吃飯用餐都搞的跟醫院門診一樣,高高大大的紅色電子號碼燈掛在那,門口、騎樓下、馬路旁擠滿了捏著號碼牌的食客。
他們是在等待胃腸或是口腔的診療嗎?還是心靈?
站在那的人們,大部份是日本觀光客,小部份是香港觀光客,台北人此時可能早就識趣的老遠走避。雖然知道鼎泰豐向來就是一位難求,但是眼前忽然冒出了這麼多觀光客甘願擠在騎樓等待的景象,還是讓我們愣了好一會兒。

鼎泰豐真有這麼美味嗎?去了幾次,說不上好壞。不知是因為對他的名氣抱持著太大的期望所產生的落差,還是因為店內採用一貫作業的手法,那種快快上菜速速走人的調性早已將吃的情緒破壞殆盡。
總之,在台北的那些年,除非是工作因素而去報到,否則是連一絲絲想去的慾望都沒。我倒寧願找個小巷小弄的去吃個愜意。
不過看見鼎泰豐、金石堂始終在那,幾乎已成了台北地標之一,某種層面上對異鄉遊子而言,多少又有親切與熟悉交雜的安心感。

自己做小籠湯包,頗為麻煩,會動手,是為了S的嘴饞,也為了自己想向麻煩事務挑戰的潛在慾望。

做小籠湯包得有豬皮凍才行。遍尋不著豬皮的影子,幾乎都要放棄轉而購買雞爪回家熬了。撇見一旁正在排貨的老闆,立刻上前詢問。他說:「有啊!等等!」

等了一陣,才又見到老闆出現,啪~~的一聲,一大包豬皮出現在櫃檯上。裡面足足三大片,看起來是慘白中夾雜著油膩的恐怖。

即使我心裡想的是:「只要一小塊就夠了」,但看在老闆專程到倉庫翻出來的份上,嘴巴冒出來的問句卻成了:「一磅多少?」。
更意外的是老闆驚人的阿沙力表現,他豪氣萬千的說:「這裡全送妳!不用錢!」
啊…..全收下會不會顯得貪心…..其實只要一小塊就夠了耶..…豬皮都是只送不賣的嗎…..嗯…..三大塊可以熬多少..…老闆的盛情...…完全沒有概念…...
一瞬間所有想法齊發,豬皮讓我這菜鳥家庭主婦不知所措。最後只能呵呵傻笑帶過:「謝謝老闆,是要做小籠包的....」。
不知道為什麼拿著免費的豬皮講話的聲音竟顯得心虛,我還是學不會那種買蔥送蒜的媽媽級本事。

三大塊豬皮,拎起來居然很重呀!這時精打細算的荷包悄悄鬆了一口,好險,是免費的。

到櫃檯結帳,說明這是free的。
結帳小姐掐起裝豬皮的塑膠袋,看了兩眼,用高八度且在我聽來略顯大聲的語氣問「唷~這要怎麼吃呀….」
我的臉上一定佈滿了黑線,看著後面長長的隊伍,乾脆聳個肩沉默以對。
只在心裡默默O.S:豬皮換來小籠湯包的美味,懶得告訴妳。

回家後將豬皮洗淨川燙,切去脂肪的部份再洗淨,拿一深鍋裝水加些薑片米酒,細火慢熬,熬出豬皮所有的膠質。冷卻後放冰箱冷藏隔天就成了豬皮凍。

小籠湯包中的一口湯汁,就全靠這了。



※小籠湯包作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e.van 的頭像
christine.van

C.D.懶人廚房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