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也奇怪,打從我買了一包好吃的米回來之後,腦袋就像被下了蠱一樣,難以控制的處心積慮想搞鍋肉燥來下飯,心底被饞嘴給挑的毛的很。

這肉燥還不能是用機器絞肉炒出來的那種,得要是用手工慢慢切、小火慢慢煨的傳統肉燥才行。

趁著週末上市場,挑了塊肥瘦剛好的五花肉回來。

整個下午就溺在廚房中專心的伺候那塊肉。

外面的天空有些詭異,明明就是厚厚陰陰的雲層,卻在邊邊竄出一絲絲太陽閃耀的金光。我家隔壁向來怪異的印度鄰居,這下午也不改怪異,在大寒天裡進行著割草坪工作。

但這些怪,都被我關在窗外。當下唯一關心的就只有那塊標緻的五花肉。我得專心的對待它才行。

五花肉要處在微冰凍的狀態,有點硬又不會太硬,才好切成小丁丁。

切片簡單切丁難,下刀時尤其要注意方式。雖說為了換得一鍋終極肉燥,即使是切的兩臂發酸都甘願,但要是肉切不斷反傷了玉手,那可划不來。
刀尖往前滑切的同時得順勢往後回拉,這就是何以很多廚師他們都備有一把圓弧形專門切肉的刀。

炒鍋燒熱,用一點點的油潤一下鍋,再將切好的五花肉放進去逼油。用小火慢慢的翻炒。這時五花肉中的油脂會開始些微的滲出,但這時滲出的油看起來不夠純,帶點水水的感覺,也因為國外的屠宰方式不太一樣,這時冒出的豬騷味,可濃的嚇人。逼到約三湯匙的份量時,我將那看來水水的騷味油全倒掉,免得辛苦半天還被這騷味壞了吃的胃口。

這時稍微將火侯轉大一些,繼續翻炒,炒著炒著,肥肉中的油脂會繼續滲出。這下子鍋中冒出的味道可就不同了,那股騷味少了很多,還隱隱冒出豬油香。再炒下去,出油的速度會越來越快,到後來變成是半炸的方式,直到肉丁丁開始轉為金黃香酥時,拿個勺子將肉丁從那鍋豬油中撈出。

將炒鍋豬油倒出,留下兩、三大匙,爆香那些我事先泡過切好的香菇丁跟蝦米,再將肉末倒回一起炒,加些油蔥酥,趁熱延鍋邊嗆些米酒,下點冰糖,一斤的五花肉約加半碗醬油跟兩大匙的老抽,再加適當的水。換到砂鍋中煨,如果滷一大鍋不妨放包五香滷肉包,滷小鍋就簡單加些五香粉、胡椒粉,據說用一截甘蔗頭代替冰糖會更甘甜,這撇步還沒機會試過。

用文火慢慢的煨著,約一個半小時,越煨香味越四溢。
這燉煮的香瘋野的很折騰人,像是會侵蝕身上的細胞。所以我只留下了鼻子跟耳朵看著那鍋肉燥,逕自躲到網路世界去。

跟肉燥搭配演出的,要靠一鍋粒粒飽滿圓潤的白飯才行。米飯的不能太軟爛,黏度還要搭的上肉燥滷汁淋上的口感。油潤膠黏卻不膩的肉燥跟滷汁,就著一碗熱騰騰香QQ的白飯,很過癮的。

我家那一碗接著一碗吃個不停的老公,邊吃邊說:「妳可以去賣肉燥飯了,幫妳取做〝肉燥嫂〞!」
〝肉燥嫂〞?這洩露年紀的頭銜,我才不要呢!

看著平常老是笑我愛嗑飯的他,也逐漸踏入嗜飯一族的行列,臉上不禁抹上一股冷笑!但….這面對體重機的壓力,似乎也越來越大囉……..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