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天氣好的不得了,披在身上的薄長袖穿的次數越來越少,幾乎讓人誤以為春天就這麼過去而夏天已悄悄造訪。

比起去年,今年花在菜圃上的心力少之又少。直到今早,才拗不過好天氣的催促,開始到後院小菜圃展開動工大典。
野草似乎特別能領天氣的好意,春天的水氣與陽光,讓草已經長的既高又茂盛。我自知不可能一一拔除,乾脆直接扛著大鏟子大釘耙,連土帶草地挖掘翻動,企圖讓陽光自行去曬乾那些雜草。沒想到只挖了菜埔的五分之一,便手腳無力氣喘連連。
挖掘到後來,心底有個衝動開始逐漸高漲,如果可以,用把火將它們給燒了,豈不快哉,既徹底又省事──當然,如果沒有與鄰居間的木圍牆,又不怕招來空氣污染的抗議,可能這個衝動的實現機率會高些。

去年早在2月份就開始積極投入種菜的瑣事中。
將買回的種子分類處理,有些需要泡水軟化外殼,有些可以直接下種在室內小盆子中。等待發芽的期間,除了細心注意土壤的保濕,還仔細測量室溫,掛在廚房的月曆塗滿了它們一天又一天的記錄。
為了能多瞭解種下的菜仔,避免它們就這麼在土堆中消聲匿跡,那陣子上圖書館的次數特別勤,成天抱著種植的書進進出出,拼命想從書中多得到些知識,還做下了小小筆記。
S笑我,唷~來真的呀,居然這麼認真。
笑吧!儘管笑吧!等它們發芽茁壯,到收成時鮮美上桌,看誰笑的比較大聲。我心裡是這麼殷切盼望著。

無奈期待的熱情來的快去的也快,從最初滿滿的希望逐漸轉為滿滿的焦慮。蹲在培養盆前一日何止看三回,但是怎麼看也看不出土堆下的動靜。種子就這麼靜悄悄地沉默在土堆下,真是急煞人!
我忽然對小學課本中那個揠苗助長的農夫充滿無限的同情。面對那些喝了水吸了光,卻上行速度比蝸牛還慢的菜芽,很難克制想動手助它們一臂之力的衝動。
所以我那患有過動症的手指,硬是不安份的對土盆進行開挖。結果自然是很懊惱,挖開來才發現土壤底下的生命力其實正旺盛,就這麼,好些有大好未來的大黃瓜嫩芽就被終結在我的手指中。由此可知,我天生不是綠手指的料。

有了這教訓,其他的豆芽瓜芽培養盆總算逃過一劫。面對好不容易冒出土堆的豆芽瓜芽,我簡直想開香檳舉杯慶祝。原來,時間溫度對了,它自然會長成,什麼叫急不得,這就是。
在天氣穩定菜芽也逐漸長成之後,紛紛將它們移植到後院整好的菜圃中。那段時間還很勤勞地挖個土坑,將廚餘中的蔬果類堆入掩埋,讓它們熟成分解成為有機肥料。

當時「眼大土壤小」地硬是在有限的地上種了十幾種蔬果。雖然翻了很多書找了很多資料,但對種菜這事還是懵懵懂懂,不說別的,光是怎麼搭架子讓植物攀附生長都搞不定,該往上爬的,爬了一半就東倒西歪。更不用說,如何利用有機的方式讓植物長的健康茁壯、如何利用自然的方式對抗病蟲害,這門學問真浩大,原來想當個村婦都不是簡單的事。

總結,最後成功進到我們胃中的,有被做成生菜沙拉的羅蔓葉、長的大小不一歪七扭八的蕃茄、始終無法長到市售標準的大黃瓜、老到吃起來會磨牙的四季豆,唯一能稱訟一下的就是可以吃的很過癮的甜豆,還有可以一直吃到秋末的紫蘇葉。
至於那些有緣無份的早夭蔬果有:發育不健全且有奇怪汽油味的紅蘿蔔、生長茂盛卻滿佈虫卵的甜菜、始終維持在剛發育狀態的哈密瓜、只長了一小撮就消聲匿跡的毛豆、不管怎麼摘都吃不到嫩莖的芥藍菜…..

今年,該種些什麼呢?想偷懶一下,就種生長容易瓜類豆類吧!當然,得先對付完那些春風吹又生的野草再說。

【註】圖片是去年菜圃的熱鬧景象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