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吃的甜麵糰配方帶來了第一線曙光之後,我們跟麵包機之間展開好長一段時間的蜜月期。

我們不但高聲歌頌著麵包機,並立刻將它搬離冷宮,置放在廚房中最明顯最寬敞的地方。而我,像是神仙家庭中的莎曼珊,借由麵包機來施展神奇魔力,只要餵它材料,幾小時後它就吐出新鮮完整的現烤麵包送到我們手上。不用再擔心讓手指深陷麵糊中,也不用老是拿萎縮的麵包跟烏鴉海鷗Say Hello,只要氣定神閒地取出剛烤好的麵包,在烘托滿屋子的香氣下,煮上一壺espresso coffee,如此美好的清晨,夫復何求!

那段時期的S顯然比較不挑嘴,只要能做出屹立不〝倒〞的土司麵包,稱讚聲就會不絕於耳。每每經過麵包店總是說:「不用看了,妳做的一定比較好吃。」嘴巴甜的猶如抹了甜蜜。
偏偏我就是那種一聽好話就會陶醉得意的人,於是更卯足了勁的與麵包機搏感情。看著它奮力咿咿~~鏗鏗鏗~~地攪拌著,內心想…..它會不會被操的用力過猛馬達過熱忽然〝砰〞的一聲丟出麵糰大罷工啊!

還好事實證明這純屬我的多慮,只要不讓麵糰硬的像石頭,麵包機似乎也只有認命做工的份。

當對麵包機的脾氣能摸索出一二時,還特地抱了一台麵包機回台,想讓它來伺候老爸老媽的早餐。我家老爸是那種對電器用品抱持高度興趣卻低度理解的人,他可以滿身大汗地花上大半天時間將電視錄影機音響全部接好,但開關按下時,不是有畫面沒聲音就是有聲音沒畫面。

這回也不例外。

老爸瞧著我用麵包機做出麵包,越看越看出趣味,無疑地對他來說這真是個新鮮有趣的玩具,想也知道不管如何他都一定會要親自嘗試。果然,老爸宣佈他決定一肩攬起讓家裡能隨時充滿出爐麵包香的重責大任。
我將配方仔細的抄給他,並說明重點。可是我那天才老爸很有實驗精神,除了第一次照著做,之後的每次總是喜歡用些奇怪招數來自我創新。配方在手卻修這改那,導致麵包一出爐便高唱倫敦鐵塔倒下來。
老媽一次次來電抱怨:「你爸做的麵包一次比一次扁…現在做的是死邦邦的麵餅啦!」
漸漸地,幻滅是麵包機被冷落的開始,老爸的理想沒再繼續延伸,而麵包機成了家中廚房的裝飾品,只有默默等待我一年回去一次的臨幸。

繼老爸之後,我家老奶奶也對麵包機的神奇產生了無比的興趣。做麵包一下子成了老人家打發時間的最佳休閒娛樂。奶奶顯然比老爸技高一籌,按照配方外加幾次操作練習,隔沒多久時間,就聽說奶奶靠著一條條熱呼呼的麵包,打響在國小操場外丹功朋友圈的知名度,連住家附近小診所裡面的每個醫生護士都受惠,吃過她老人家烘烤麵包的人莫不豎姆指稱讚。大夥兒一稱讚,老奶奶可樂的,趕緊又烤一條麵包送上。沒想到,麵包機還有這額外的功能,讓老人家在晚年生活中得到自信的歡樂。

麵包機就像小孩子的學步車,陪我渡過了做麵包的懵懂無知期,許多的基本功都是在這時期養成。慢慢地,才有信心利用不同配方成份、改變烘烤方式來做各種不同的變化….....

【今日麵包:燕麥土司】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