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死心眼起來會有多嚴重….那種莫名其妙的堅持,恐怕連十頭牛都拉不住。我這幾天就讓自己很充份的,發揮,發作,那潛藏在內心已久的死心眼性格。

事情的開端,是S要去探訪一位朋友A先生。

A先生有點年紀,是相當嗜甜的傳統白人。他為人親切,眾所周知的老好人,又對我們多所照顧,所以在得知S要去探訪時,便想做些點心讓他帶去。
不料我的好心卻成了S探訪行的絆腳石,因為想破了頭都不知道要做什麼讓他帶去呀!這時候發現技拙真是很糟糕的一件事。幾樣會做的點心全在A先生家上演過,還有好些上演不只一遍,兩遍三遍四遍…都有,總不能每次都做同樣的東西嘛!人家不吃膩我自己都做膩了。而太東方的食品,A先生也吃不慣的,所以光想要做什麼就傷透腦筋….也因為這樣,S的行程被我一延再延…。

「我看我去買多拿滋帶去好了。多拿滋,A一定喜歡…」S這話無疑是時間上的最後通牒。
「不行!這麼做很沒誠意」我仍頑固的堅持著,「一定要自己動手做的才行!這週末一定做出來。」當時話說的很滿,其實心虛的很。

哎呀!有了!蜂蜜蛋糕!那麼甜,A先生一定喜歡。有一回我做了起司蛋糕,我們吃起來已經很甜了,A先生卻說可以再甜一點呢。這打遍江山無敵甜的蜂蜜蛋糕,A先生總不會再要我加甜度了吧!

但是高興的喜悅持續不了幾秒,接下來就是殘酷的事實要面對。蜂蜜蛋糕是會做,卻做不漂亮!不漂亮的東西要怎麼端出手呢…總不能跟A先生說:請你不要看它閉著眼直接吃下去!
(曾經吃過我做的蜂蜜蛋糕的朋友們,相信我,送出去的那一刻,那醜,讓我躲在棉被下懊惱了很久…)

好,還有兩天的時間,二話不說立刻動手,正好蜂蜜蛋糕是需要先做好放冰箱的,先做做看再說。一旦心意已定,剩下的就是思考該如何改進。將食譜、各方討論翻看一遍,盡量找出自己可能失敗的原因。(當然光看了也不一定懂,什麼都是要做了才知道)

沒想到這是我死心眼毛病發作的開始。

在查看各方討論之後,我發現我迫切需要的,是一個可以用來烤蜂蜜蛋糕的木框或木盒。雖然有些討論說可以用紙盒或多層紙張代替,但是,秉持著要做出這蛋糕是可送人的精神,潛意識告訴我還是得堅持用木盒才行。

「木盒~~木盒~~」我在廚房來回跺步著…臨時要怎麼弄個木盒呢…又,為什麼要木盒呢….嗯,木盒是要讓蜂蜜蛋糕能慢慢受熱…
「ㄟ!那跟起司蛋糕低溫烘烤一樣吧!?如果也來個隔水加熱蒸烤法…」我在心裡自問自答,「玻璃比鐵傳導熱度慢…那玻璃容器+隔水蒸烤=木盒功能???」望著手邊的玻璃方型烤模,持續推想著….並漸漸地陷入了無法自拔的、自以為聰明的…泥沼中。

玻璃烤模,好大,用這烤模得花八個蛋耶!如果成功,花八顆蛋,小意思!(天知道我為什麼以為自己會成功?)總之,就是義無反顧的一陣叩~叩~叩~,清脆聲中,很快地桌上出現一堆蛋殼塚。

做蜂蜜蛋糕的過程不難,以做戚風蛋糕的方式去做,很快的就將蛋糊拌好送進烤箱。並用那自以為聰明的隔水蒸烤法慢慢的烤它個天荒地老。

結果,不用我說也知道,失敗!一出爐,蛋糕馬上不留情面的嚴重凹陷加皺皮,失敗原因不明,但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那一大片蜂蜜蛋糕在笑我!

「怎辦~~怎辦~~」我又在廚房內來回跺步…「木盒木盒,給我木盒~~」

幾乎再多一秒,我就要放棄木盒而轉頭去找紙盒或白報紙來代替了。偏偏,就這一秒鐘,竟讓我瞄見了客廳電視旁有個小木盒!
天啊!這是瞑瞑中的指點嗎?太棒了!它天天都在那,我居然到現在才正眼瞧見它的存在。彷彿一盞spotlight打在木盒上,可愛的小木盒!是這麼孤獨的在那,靜靜地等待著我的發現!

木盒沒有漆任何顏色,聞起來就是木頭的氣味。沖洗一下擦乾,大約測量一下需要五個蛋。八個都不在乎了,五個更沒問題。叩~叩!當第十三顆蛋打完,桌上的蛋殼塚又堆的更高了些。

為了想徹底跟內凹變形說『不!!』,所以換個方法,用做海棉蛋糕的方式來嘗試。我心滿意足的將麵糊倒入鋪有烤紙的木盒中,滿心歡喜的送入烤箱。

有了木盒,期待著有完美的蜂蜜蛋糕,應該不是虛幻夢想了吧!我在烤箱旁靜待。

十分鐘過去…十五分鐘過去…偷瞄一眼,一切正常,蛋糕正漂亮的烘烤著,但是….怎麼有怪怪的味道冒出呢!那味道…像是松香油之類的味道,莫非,木盒上有松香油之類的東西…

味道越來越濃,越來越濃,有點不太對勁,可是,我固執的想,剛剛看木盒沒有漆東西呀…說不定那是〝木材味〞…可是…聞起來很難受呀!
在頭昏恍神之中我仍堅持要烤完30分鐘。(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

「什麼味道!發生什麼事!」就在30分鐘剛好到,烤箱嗶的一聲響起時,S衝了進來。
「你看!烤的很漂亮沒有凹呢…邊邊再修一下就更好了」我都眼神渙散了,還顧著說蛋糕。
S一臉驚恐:「我們也要搭毒蠻牛的熱潮來個毒蜂蜜蛋糕嗎?...A先生是好人啊....」並毫不考慮的將我拖離毒發現場。

我不是千面人,但真搞個毒蜂蜜蛋糕出來。我試吃了一小小小口,有怪怪的苦味。
可憐那擁有一身美麗的蜂蜜蛋糕竟是有毒的化身,進垃圾桶是它的宿命。

「我不管,我要能烤蛋糕的木盒!…」目送著蛋糕進垃圾桶的我沒好氣的說著。
「妳到底是要什麼樣的東西?」S覺得很不能理解,不就是烤蛋糕嘛,有必要搞那麼多名堂出來嗎?
「就是這樣…那樣….」我邊說著邊用紙畫下歪七扭八的盒子狀。
「這跟裝人參的盒子有點像嘛…」
「對耶!人參盒!我怎麼沒想到….」

火速地翻箱倒櫃,終於找出裝人參的盒子…..(〝瘋行的下集〞與〝蜂蜜蛋糕作法〞請待續)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