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S又有機會能有連休的假期。

這次的一星期假期,原本想再度背上相機出門旅遊(秋遊的行程都還沒寫玩呢,就心貪地想著冬遊),但出遊的興致,似乎也逃不了被寒冷天氣急凍冰藏的命運,尤其想去的地點是零下20度的低溫。

既不出遊,就想著利用假期來個年終大整頓,列了一些準備在年底前做完的事,五大類十小項,洋洋灑灑地寫了一長串,用很浩大的聲勢貼在冰箱門上。
不過,列計劃這檔事似乎都是這樣,尤其在我家更是,寫完的那一刻感到心滿意足的心安,似乎離完成已不遠矣,但事實上,看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用筆刪畫掉的已完成事項,卻少的很孤單。真要說,只能講整個假期呈現渾沌不明的瞎忙狀態。

終於,終於,假期結束,我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歡呼著。一切終將恢復正常作息,更正確的說法是,還我一個清靜的空間。所有的心情,再一次掀起了放假過後的情緒高潮。

想不到的是,卻也因為上次的放假過後,壞了我的大計。

S也看了,仔仔細細的看了。當然,他細看的重點絕不在自己當個刺眼太陽的那一句,更不在體貼感動有個繞著太陽的小行星那一段,他的重點在,當他假期結束得開始辛苦工作時,我卻有盡情揮霍的悠閒自在,我將敷著面膜看著小說,擁有大把大把讓他打骨子裡深深忌妒的美好時光。

於是,在收假的前一天,S在嚴重的blue monday烏雲罩頂之下,看著接下來的每天班表時,說了.....

「我接下來是上夜班,晚上七點到早上七點,一個人上夜班喔,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公司?」說時的臉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屬於不太善意的笑容。

「神經!」我面露驚恐「你上班,我去幹嘛!」口氣絕不是問號,我並不想有任何的答案。我想在家裡當大王。

「陪我去上班,我們公司的寬頻保證讓妳在網上極飆,快的驚嘆連連!」

「謝了,不必,我又不打電動,不用跑太快。」我小心應對,絲毫不敢鬆懈。

「妳還是可以帶喜歡的書去看呀。」S以他的柔性勸說步步逼進。

「不行,我看書只能躺著看,而且翻看兩頁會睡著,所以只能在自己的床上看。」

「這樣吧!我可以每天利用晚餐時間帶妳去downtown找好吃的呀....妳知道的,Robson Street有很多餐廳我們都沒試過!」

詭計,十足的詭計,而且是絕對命中的詭計。

我中計了。

不管任何理由都別想說服我,唯獨這一項吃香喝辣的誘惑,我很難招架,心中立即悄悄地豎起了白旗。雖然臉上還是裝模作樣的露出深深為難的表情。

以我目前的生活圈,平常是較少有機會跑到downtown去吃吃喝喝,講好聽是,回歸簡樸的生活,講的實際是,已逐漸被擠到年輕族群的邊緣。而Robson Street一帶更是年輕人喜歡聚集之處,那是條名牌商品聚集的街道,也是個會讓觀光客乖乖奉上銀兩的地方,既然熱鬧,好吃的餐廳自然也不少,從平價炒飯到高貴義大利料理,十足讓人眼花撩亂的多樣化。更是條讓我會貪念滿溢的大街。

好吧,我答應了。裝模作樣地用極為勉強的語氣,還不忘帶點哀怨,即使心中充滿著期待也得讓S認為,在陪公子上班這件事上,我可是很徹底的犧牲。

一旦每天去找餐廳用餐的方案達成協議通過時,其他的自然也成了附帶的優惠方案。我可以盡情的使用他們公司的電腦上網,我可以每天背著一堆喜歡看的書到他公司去,雖然不能穿著睡衣,但可以維持穿睡衣時的輕鬆心態甚至敷上面膜,我還可以,利用每天陪上班12小時的理由,家事自然全面性的大罷工,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連碰都不用碰。


除此之外,在S上班的公司,有台尚稱專業級的大咖啡機,Espresso或是Cappuccino任憑選擇,而成了眾人剩餘糧食收容所的冰箱,還推放了許多供給員工無限暢飲的汽水,廚房中更有備貨量充足的茶包濃湯,還有雜七雜八的小餅乾。
最讓我覺得有趣的,還是水槽上貼的告示,短短的告示,幽默地訴說管理廚房者的無耐與抗議。






美好計劃的唯一瑕疵是,在有限的用餐時間中要找到美味有點困難度,光是走到Robson Street就得花上一段路程,再加上尋找餐廳或排隊等候,每天的用餐行程顯得有些倉促,趕著擠進餐廳,趕著點菜,趕著吃完,再趕著回公司。話雖如此,在各種利多的衡量之下,我還是甘願地陪了一星期的夜班。雖不見得每次都吃到很棒的美食,但也試了一些以前沒試過的餐廳.....下回就說說這些餐廳吧!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