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味道,勾起的回憶有多深,有多遠.........
我的嗅覺回憶,總是在廚房尋獲。

----------------

有一次看到,于美人在她的健康書中說「翠玉開屏」,清爽口感的菜餚,試過的人都稱讚不已。乍看名稱不明究理,仔細一瞧,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涼拌小白菜。最近又看到,于美人在她的節目中再說,涼拌小白菜是一位中醫師介紹的養生涼拌菜,對肩頸酸痛有效。

在勤於園耕的春季,對抗肩頸酸痛,我需要。

于美人繼續說,整道料理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食材:小白菜的處理。葉跟梗子的部份要分開切,葉子的部份就跟普通切菜的方式一樣,橫切成細絲,但梗子要相反,順著梗子的紋路,直切成細絲。

橫切,切切切,直切,切切切。

菜刀輕鬆的滑切,而刀口下竄出陣陣的生菜青澀味。零零落落的兒時回憶拼圖,忽然出現想尋找的那幾塊。是生菜味找到的。

拼圖中的一塊,是小時候家裡養的雞。

我們家住的是教師宿舍的房子,小小的後院,奶奶在空地角落擱了個雞籠,養著幾隻雞。公母不知,只記得肥肥胖胖。不算太小的籠子,卻被那幾隻胖雞擠的呈現狹窄狀。胖雞,窄籠,似乎是挺可憐的。只要胖雞一鼓譟,咕咕亂叫,拍翅,籠子便顯得不甚牢固,跟著胖雞跺腳的節奏左右搖晃起來。籠子的外層,用張大大的帆布罩住頂部,上頭再用木板壓著,既遮陽又避雨。

避雨,養雞很怕下雨天,胖雞們淋成落湯雞不說,弄濕了雞籠,那潮濕的雞屎味可真恐怖。

雞屎味,家裡養雞的那段時間,空氣中似乎無時無刻都可聞到或濃或淡的雞屎味。我住的小房間離雞籠最近,常在雞屎味的陪伴下入睡與清醒。即使奶奶常常打掃雞籠,大晴天僅隔著紗窗,雞屎味總還是能若有似無的飄進房間內。就連曬在離雞籠有段距離的衣服,晾乾收進屋時,香噴噴的洗衣粉味中也隱約混雜些許空氣中的雞屎味道。

不過大部份的時間,我是很喜歡那些胖雞的。

小學作業指定背課文,我喜歡拿著書本,跑到院子去讀去背。背書是其次,院子好玩是真的,胖雞們會盯著我看,我也不時盯著它們。背著背著,會不知不覺的靠近雞籠,看著雞的活動,蹲在那神遊起來。

看到有人靠近,胖雞在籠子裡面會拼命跺步(以為送食物來),雞咕咕叫著,吵的不得了,叫累了,咕咕聲音轉為卡在喉嚨的咕嚕,明顯表達它們的不耐。碰到胖雞發懶,趴在籠中不動時,我很耐不住它們的打盹,硬是用棍子敲敲籠子,或是用草根樹枝伸進籠中撥弄一陣,直到它們生氣的再度咕咕叫個不停。其實,當時好想把雞籠打開,放它們出來逛大街。

想到與雞有關的另一件事。有一段時間,客廳的角落放了小籠子,裡面養了幾隻可愛的黃毛雞。到底是先有黃毛雞再有胖雞,還是胖雞生下了黃毛雞,已經年代久遠不可考。而跟著黃毛雞而來的記憶則是,晚上還要在籠子裡替它們點盞小燈泡。

黃毛雞,黃燈泡,好奇心十足的小鬼頭,我。這樣的時間並不長,後來那些黃毛雞怎麼了,完全不記得。

找到記憶拼圖中的另一塊,是替胖雞們切菜。

偶爾,我會被奶奶要求幫忙,把一堆不要的菜葉子,切成細絲,那是胖雞的晚餐料。切菜的刀很鈍,像砍柴的刀一般鈍,鈍到連菜葉都不易切斷。我很認真的切,想像自己在做一道大菜,但是總切出粗細不一的菜絲,並且在亂七八糟的切口處會滲出菜汁,最後索性亂刀剁剁剁,剁碎了和進雞飼料中。

切菜時,伴隨的就是青青澀澀的生菜味,不但不討厭,而且成了養雞時光在心底最深刻的印象。久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切到了小白菜絲就想到當時的景況。

胖雞們從不會嫌棄菜絲切的醜,只會爭先恐後的擠近飼料盆將菜吃光。黃昏院子的空氣中,充滿了生菜的味道,也充滿了胖雞爭食騷動下,猛拍翅膀所揚起的籠內雞屎味。

菜味飼料味雞糞味層層交雜,成了後院特殊的氣味,難忘又懷念的味道。


──‧──‧──‧──‧──

【涼拌小白菜】

參考于美人的"養生料理健康吃" 尖端出版社

材料:
小白菜
大辣椒 一根 (原食譜沒有辣椒)
大蒜兩粒 (原食譜沒有大蒜)

調味料:
糖.................1大匙
醬油.............2大匙
烏醋.............3大匙
黑麻油.........2大匙 (原食譜黑麻油的比例為4大匙) (節目中說麻油有緩和小白菜涼性的功用)

做法:
1.先將小白菜洗淨,瀝乾水份。
2.菜葉跟梗子的部份要分開切,葉子的部份就跟普通切菜的方式一樣,橫切成細絲,梗子要相反,順著梗子的紋路,直切成細絲。
3.辣椒洗淨,去仔切細粒。大蒜剁碎。一起拌在小白菜中。
4.將調味料拌勻,上桌前再適量淋入小白菜絲中稍拌即可。


這道涼拌小白菜,真的是很清爽的料理。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