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人的旅遊都是特殊的。

即使是同一地點同一風景,卻因為每個人對景物所產生的感受不同,然後在各自心中刻畫下不同的記憶。

而記憶,也有可能翻新重刻。

同一地點同一風景的舊地重遊,又會因為不同的時間遇上了不同的人事物,而造成不同的體會。

那事物或許很大,像無預警的狂風暴雨,那事物或許很小,像陽光照射在一片落葉上。

如果說,為了能有多一點無預期的事物來增添旅遊的刺激度,所以刻意地不做太多的事先規劃,聽起來有點不切實際。但我很樂意,任憑那些大大小小無預期的事物在旅途中自然而然地發生。
那些預期之外的事物,或許會很美,也或許會很刺激,更或許會很掃興,這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希望的旅遊,是能夠在一樣的景點中增加一些不一樣的溫度。

附帶一提的是,加拿大的旅遊服務做的不錯,沿途的大城鎮都設有Visitor Information centre,可以幫助旅客很快的進入狀況。我們的不做太多規劃想法,更是因此而有侍無恐。

於是….

05年的九月,在約略知道路途方向且不太規劃之下,我們展開了四天三夜的洛磯山脈秋之旅。

於是第一天…

果然,我們就遇到了有些預期之外事….

洛磯山脈的班芙之旅,向來都是加西旅遊團中的熱門行程。

不管是台灣的旅行團或是這裡當地的旅行團,幾乎都會隨著一年中的四季變換做出不同的號召廣告。春天賞櫻樂、夏天溫泉遊、秋天賞楓行、冬季…冬季通常會封閉道路,但在初冬跟冬末也仍會有滑雪行。旅行團安排的行程幾乎大同小異,絕大多數都是走紅線的小圈圈,我們這次想換條路線,走藍色大圈圈。

在約略的規劃之後,沒把握第一天能開多遠,出發前只暫且將第一天的目標地點訂在Jasper。Jasper洛磯山脈北端的陡峭小鎮。

早上9:00出發。
那天,溫哥華附近的小城鎮發生森林大火,燃燒的煙霧,隨著風向飄散籠罩在整個大溫的上空。
就這樣,我們暫時揮別了蓋著灰面罩的溫哥華,往東偏北的方向前進。

開到了BC省有名的Coquhalla HWY。Coquhalla HWY之所以有名,有人說是因為路的兩旁有賞心悅目的美景,也有人說是因為它是少見要收過路費的HWY,當然更多的說法是因為它是介於Hope與Kamloops之間重要的經濟道路。

而我對它印象深刻,是因為這段不算太長的HWY路程,溫度的落差變化卻很大。

隨著溫度的急速下降才知道這條公路是繞著某座山,並不斷攀升。

拍下這張照片時,陽光普照,溫度卻在13℃,比起進入公路前,整整下降了10度。這突然失去的10度,讓我按快門的手竟忍不住微微顫抖。





駛離Coquhalla HWY沒多久,立刻獲得溫度。而且像是想彌補我們剛剛暫失的溫度般,除了10度還再多免費贈送一、兩度。


Kamloops。


我們在這城市附近一隅,感受藍天白雲,感受空曠到近逼荒涼的景,也感受陽光的熱度。
車輛駛過,漫天飛煙,但,這裡卻是有名的西洋人參產地。








開往Jasper的路,五號公路。
時而彎延時而筆直,這條沒有一點複雜度的公路,像永無止盡般通往天際。

偶爾經過的小鎮,非常非常的小,小到讓人好奇跟疑惑,住在這樣山邊小鎮的人家,過的是怎麼樣的生活呢?

公路旁的加油站,打鬥中的熊雕塑。

或許住在那裡人,有個雖無聊但單純愉快的世界。






這段漫長的公路總算逐漸接近尾聲。
當我們到達Volemount時,晚上8:00,距離早上出發整整11小時。

11小時中,用不疾不徐的速度走走停停。
即使天色漸暗,但心情上仍是輕鬆的,沒有趕路的壓力,因為對於落腳點抱持著〝隨興〞的居住,高興就住下來吧,想繼續不斷地不斷地往下開也可以。


只是,這份隨興的心情,被接下來的無預期事件慢慢地侵蝕抹煞......

Volemount,算是稍微大一點的城鎮。至少這城鎮有個規模不算小的Holiday Inn,有些許的小旅館,還有加油站跟便利商店。

Holiday Inn的燈光在這黑暗的公路旁顯得很溫馨,很吸引人,尤其在奔波了11小時之後,人車都漸漸地進入疲憊的狀態。價格雖不是很便宜倒也合理,一晚100加幣(台幣2500,房間卻普通的旅館,在這是很常態的。),幾乎我們就要決定將這裡當做第一晚的住宿點了。

但是晚上8:00,是個有點尷尬的時間,倒在床上睡覺似乎太早,到小鎮晃晃又嫌太晚,整個小鎮已進入睡眠狀態。更重要的是,翻看了一下地圖,Volemount是個自然公園的登山入口,想看日出的美似乎得登山,這是最困難的點,我比較喜歡只要車開過去就可以看到日出的地方。

於是,心情在繼續開車跟住下來之間展開了擺盪。

便利商店的小姐,替我們在擺盪的心情上助推了一把。她說,離我們想去的Jasper開車約1小時40分。她說,Jasper的飯店跟旅館相當多。

用已開的11個小時來計算,1小時40分的距離真的很近。所以我們立刻揮別Volemount,揮別可能給我們一夜溫馨的Holiday Inn。


1小時40分之後,便利商店的小姐沒說錯,在十點前,我們真的越過了省界,在被徵收了16塊加幣的過關費之後,正式進入亞伯達省,也到達原先預定的Jasper。

便利商店的小姐也沒說錯,這裡的路旁大飯店小旅館一間接著一間,相當熱鬧。仔細看,還有許多民宿。

但是....便利商店的小姐不知道,這裡的飯店旅館貴的驚人,而且,幾乎客滿。


這是我們第一天行程中,預期之外事件的開端....





我們一間接著一間去詢問價格。稍有規模的INN或飯店,停車場停著一輛又一輛的遊覽車,連問都不用問,門口的招牌燈下直接亮了〝NO VACANCY〞。但不可思議的是,最便宜簡陋的小旅館從200加弊起跳(5000多台幣)。而滿街的民宿,大門上也掛著刺眼的〝NO VACANCY〞。

問了人才知道,九月的暑假期雖結束,但此地正進入划雪旅遊的旺季,遊客非常,非常多。

我們在Jasper昏黃燈光的主街道上,再度擺盪,掙扎。

回到Volemount是方法一,可以省下不少的費用,而且可以有一夜好眠。當時在Holiday Inn順手拿了名片,打電話去問,他們仍有溫馨的房間空著。但是再開回去,又是一個一小時40分,估算時間太晚,又料想第二天一早起床趕路看日出的可能性絕對會降至很低,為了省銀子卻浪費了時光或錯失美景,似乎是很不划算的事。

在Jasper找間小旅館是方法二,在不低的花費下,在簡陋的小房間睡上六小時,然後離開。掏荷包時絕對心痛。

樂觀到無可救藥的我,想到了方法三──睡車上。

睡車上,可以省去再奔波省去多餘的花費,睡車上,我們可以打開車天窗,看著滿天的星星,在星星夜色下聊天,然後慢慢睡著。睡車上,第二天可以在微微晨曦中醒來,我們可以完成開一小段路過去就可以看到日出的願望。睡車上,好美的想法。

所以,我們就真的決定睡車上。

將車開到Jasper的火車站停車場,停車場旁邊就是Jasper主街道,很幸運地,對面還有一間24小時營業的加油站跟便利商店,也是街道上唯一還清醒的商店。

九月山區的夜晚約在5℃,空氣溼冷冰涼,我們步行到便利商店,要了一些熱開水回車上。將行李搬動一番,將車座椅椅背打平,用熱開水泡了兩碗泡麵與一大杯茶。說說笑笑間,泡麵與茶水冒出的熱氣將車窗玻璃染上霧氣。狹窄的車內空間與所有的不便,在這時候都不是缺點,更增添一股野營的樂趣。

但這樂趣,結束的很快....

結束在我不小心打翻茶水,半杯的茶水灑在準備睡的地方。一整天的疲倦感忽然襲捲而來,毫不客氣地取代了先前樂趣。

我們還沒躺下看星星呢。

車內陷入一種突兀被關掉音量的寂靜,我只能悶著頭拿毛巾不斷擦拭吸乾那些頑固沾附在座椅上的茶水。興致已毀了,只好無趣地隨便裹著厚外套躺下睡覺。

是誰,說suv車子空間寬敞到可以平躺,我的腿因蜷縮而發麻。是誰,說大的車天窗很方便視野很好,我只覺得即使關上天窗冷風仍不斷灌進來,有厚外套也直發抖。是誰,說睡車上很浪漫很美好,躺在打平的椅背上讓我背脊越來越疼痛,而,最後一個是誰,那人竟是我自己。

懊惱,說不定開回Volemount才是正確的選擇。
悔恨,其實開荷包的心痛忍一下就過去了。
沮喪,浪漫跟無聊竟只有一線之隔。

聽到S的呼吸聲逐漸沉重,我不敢再翻動身體調整位置,因為從茶水弄翻的瞬間開始,不愉快的氣氛就悄悄地漫延開來,也因為兩個人總要有一個人獲得睡眠維持好體力,以應付明天一天漫長的路程。

整個夜晚,在火車站的停車場,除了街道上偶爾呼嘯而過的車輛,竟每半小時就有一列轟隆隆的火車經過。寒冷跟酸麻不斷擴大,擴大到我無法再躺著,索性蜷縮坐在車內的角落,看著街道,看著每半小時就經過的火車,也看著S,覺得他好厲害,182公分的大個子是怎麼辦到忽視酸麻疼痛的。

這一夜,特別特別漫長。

我必須老實承認,這一夜,我的樂觀,被冰封在寒冷的洛磯山脈頂端,或者,是再更高些更遠點的北方,一個冷酷絕望的異境......


半夜3:30,S忽然醒來,發現我寒冷的縮在角落。我們下車到對面便利商店走動走動,回來將行李中更多的外套毛衣圍巾全翻出來,再開幾分鐘暖氣讓車內回溫一下。終於,我迷迷糊糊的睡著。

說睡著其實也只是淺層睡眠,腦中不斷有片斷匆促的夢境閃過,直到夢見有人正趴在我們車窗上觀看我們,莫名的驚醒,心臟噗通亂跳,這才發現,天空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已經開始濛濛亮了。清晨5:00。

往車窗外望去,周圍的景色很美,微微的晨曦亮光配上尚點著的街燈,遠方還有屋頂煙囪正冒出團團煙霧,那是一種刻劃上溫度的美。

我喚醒S,拿著相機,從各個角度按下一次又一次的快門。隨著漸漸亮起的天光,驚訝,這城鎮的周圍全是山,而且是覆蓋著許多白雪的山。


日出的速度非常快,我們拍照的心情被這晨間陽光簇擁著不斷昇溫。

睡眠中的城鎮逐漸甦醒,我們的旅遊隨興樂趣,也甦醒。

雖然想立刻出發,前往附近山頭,那是只要開一小段路過去就能看到的日出美景呀。

但Jasper城鎮的清晨實在太美,美到我將看日出的念頭拋在一旁,當下更希望能看到陽光緩緩和煦地籠罩在這城鎮。

我們將所有的疲累、寒冷、酸痛、不愉快全鎖在車後trunk內。

然後在晨曦中的街道漫步、拍照.........(待續)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