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時S有位同事L吉屋急出售,請S幫忙登些中文的小廣告。

L是在加拿大長大的印度人,所以沒有綁頭巾蓄長鬍的習慣,少了一般印度人帶給人的距離感,不但如此,他還是個相當風趣的印度人,為人爽朗作風海派,每次一開口都會讓周遭的人笑翻天。而L也有著傳統印度男人溫柔的一面,已婚的他,有三個女兒,身在這女人國的家中,他是個十足顧家且有求必應的好好先生。

L因為急於售屋,又不想讓仲介從中賺一手,只好自己拼命想辦法發消息出去。而S就成了他的中文消息發佈網代表總幹事,幫著他屋內屋外拍照做圖檔,也幫他寫些中文簡介在世界日報刊登。

隔沒多久,L打電話來,表示出現了有意者,但說著完全聽不懂的中文與很聽不懂的英文,只好派S出馬幫他跟那位說中文的人士聯絡。

站在同事的立場,S自然是說盡房子的好話:房子雖然有點年齡但屋主去年才全部翻修過,地點近鬧區近學區也近捷運站,鄰居合睦守望相助….等等。
但那有意者顯然並不在意S舉出的優點,嗯哼回應了一陣,末了只淡淡地問了句:「這屋主是哪裡人?」
「喔,他是印度…那一帶國家的…是這裡長大的第二代」
「嗯,印度!…那他的房子可能有濃濃咖哩味…那再看看了」
嘟嘟嘟 …話筒另一端斷了線。留下拿著話筒滿頭霧水的S,心想,我說印度錯了嗎?


很多人會認為印度人家中有濃濃的咖哩味,甚至很多人覺得一靠近印度人他們身上就有一股濃的化不開的氣味,但飲食本無罪呀,不管哪一國人,都各有代表他們的飲食氣味存在吧,老中們的蔥薑蒜味不也嗆的厲害。

為了不讓新家沾上濃濃的咖哩味,L在規劃廚房時特地劃分成兩區,開放式的大廚房用來烹調較無油煙的料理,另闢一間封閉式的小廚房,則用來烹調煎煮炒炸的料理。這樣的雙廚房,在許多東方人的住宅中是蠻常見的,只要空間足夠都會如此設計,所以縱使爐上燒滾的氣味四溢,全都被關在那小間的廚房內不會任意流竄在屋內的其他角落。

L不但好客且擁有好手藝,據說他燒煮的印度咖哩羊肉,風味可是一極棒,完全沒有羊肉的腥羶味,還能將咖哩的純厚融入了羊肉之中。

我對印度料理向來有著極大的興趣,卻又一直不得其門而入,所以一得知L是煮咖哩的好手,便死皮賴臉的央著他教做咖哩羊肉。

趁著假期終於排定了一天,要進行這場有趣的聚會,地點就在L的新家廚房。

L教做的印度咖哩不難,但跟中國人在做菜的程序上有些不同。
(不知道是否印度人都是這種程序,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由他料理出的印度咖哩真的風味很棒)


整鍋的咖哩有三多,蒜多薑多辣椒多。

L倒了大量已剝好皮的大蒜在食物處理器中,他說約一粒半的大蒜,但可以依自己的喜好做增減。
問了一句:「你們喜歡大蒜嗎?」
見我跟S點頭說yes,隨即又加了一小把進去。整個份量真的很多呀,大概是我平常一個星期的用量。

下薑,也如他個性般的豪邁,三大塊,去了皮略切成小塊後也加入食物處理器中。

接著L到冰箱取出了一大包的辣椒,抓了一大把,約10根,洗淨後也加入食物處理器中跟著薑蒜一起攪打。

絞碎的蒜薑辣椒放入深鍋中,再倒點沙拉油進去,爆香一下,加半杯水進去,轉小火,蓋上鍋蓋,L說,別管它們了,讓它們煮上15分鐘吧,隨即走出廚房招呼我們一起暢飲啤酒。

印度人果然是嗜辣的民族,從他家的冰庫中隨時冰著一大包的辣椒可見一斑。L見我瞪著這麼大包的辣椒猛笑,當場拿起一根放在口中當零食啃,笑笑說:「這種綠色細長的辣椒一點都不辣啊,要不要來一根。」

15分鐘後,回到小廚房中,呵,光是蒜薑辣椒的辛香味就衝的眼淚直流,是很過癮的氣味。
L將兩大顆洋蔥攪碎,三顆大蕃茄切成塊狀,加入鍋中,攪拌一下,再加進約半杯的水。鹽,L隨意在木匙上倒了一些。
(我估看了一下約是2茶匙吧,果然重口味)
蓋上鍋蓋,接下來呢….當然是繼續喝酒聊天,這次是讓它們慢慢煮上20分鐘。

好有趣,光是這些辛香配料就先燉上個35分鐘。看L做菜,不慌不忙,邊喝酒邊聊天,非常的愜意。L的太太也說,L做菜的功力可是比她還強!

等這些配料都煮的差不多時,L將羊腿肉塊(已請肉販剔筋並切成適當的塊狀)略清洗一下,直接加入到配料中。免川燙,免煎免炸,就是這麼的簡單直接加進去。
翻炒兩下,加入Turmeric powder2大匙(也可以用咖哩粉,但L說他個人較喜歡用黃薑粉)、curry paste 2大匙、mutton masala 1大匙(masala是印度料理中很重要的混合香料),最後再加入水一大杯,蓋上鍋蓋,接下來呢….沒錯,沒錯,仍舊是繼續喝酒聊天,這次是讓它們慢慢煮上60分鐘。

中途偶爾去將羊肉翻動攪拌一下,等燉煮差不多時,加入大量切碎的香菜(芫荽)跟蔥花(只用綠色部份),再多煮十分鐘。一鍋美味的咖哩羊肉熱滾滾的呈現。

整個過程,L用了很多的酒,但都不是倒給羊肉吃,而是灌進賓客們的肚子中,等到羊肉燉煮的香軟入味時,我們其實已喝的微醺。
如果不是全程跟在一旁邊看邊學,真的不敢相信用這麼簡單輕鬆的方式就可以燒出一鍋如此美味的羊肉。軟爛入味的羊肉果然不腥不羶,吃起來有點像牛肉,但肉的組織又很細緻,咖哩的味道融合其中,光用純厚美味真是不足以形容。

印度人的主食,除了米飯,他們也吃一種烘烤過的大餅naan。這個〝naan〞的念法〝ㄋㄤˋ〞很有趣,讓我想到了新疆食囊(焦糖的攝影旅行中有介紹過),或許這又是個八百年前本一家的食物,不但長的像,連發音都很像。

L說他們家的naan都到固定一家印度店購買,那間店的印度老闆在店後搭了一個專門用來烘烤naan的大爐灶,用這種爐灶烘烤製作的naan特別美味。

上桌前L的太太將naan用鍋子再乾烘一下,熱呼呼的naan吃起來是鬆鬆軟軟地,我看L跟他太太都是用手掰開後沾抹著咖哩醬吃,於是我們也依樣跟著這麼沾來吃。光吃naan是麵香十足的餅,跟咖哩的醬汁搭配之後的naan口感更是豐富。

常聽人說有些酒是後勁強的酒,我得說,L烹調的咖哩羊肉也算是後勁強的咖哩。
剛開始吃不覺得辣,只感覺得到濃郁豐富的咖哩香,與一般較清淡的日式咖哩很不同,但慢慢地會覺得辣味越來越鮮明,不是嗆而是種深沉的辣,那些咖哩的混合香料悄悄地在體內點起了熱辣辣的火燄。

我對那辣味的強烈感受被L的太太識破,她笑著跟我說,趕快喝一口酸奶來cool down一下吧!(有點不太記得她說的正確發音,好像是ting之類的)
喔,這時候才知道每個人面前那一碗白白的酸奶是做什麼用的。喝一口是淡淡的酸,有點像稀釋後的優酪乳,裡面加了些很軟的豆類,喝下之後還真的立刻cool down。

請別問我他們的酸奶是如何做的,當時是問了,但我跟S都沒聽懂,等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請教他們吧。

感謝L夫妻倆,招待我們享用了一頓非常愉快的火辣辣印度咖哩羊肉。






    全站熱搜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