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上班的公司最近刮起了強烈政策龍捲風,掃的員工們個個眼冒金星,連帶的影響是人事大地震。

這已經是今年度的第二波資遣部份員工回家吃老米飯。

雖說一般白人開設的公司講制度重人權,還有很多公司都設有員工公會,政府部門也有勞工申訴的管道,但是真叫人捲鋪蓋走路時,所用的理由可以是讓聽聞者下巴掉下來的千奇百怪,不留情面殘酷無情的指數也絕對飆昇至最頂點。

他們在處理資遣員工的手法上,稟持著快、狠、準的完美演出,決不容許有一絲絲的拖泥帶水。

他們的快,快在才稍有人事的風吹草動掀起時,馬上就有人成為犧牲者。被遣散的員工,往往在一大早毫無預兆之下被叫進辦公室,這時他可能才剛放下公事包屁股還沒坐穩手上的一杯熱咖啡才小啜一口而已呢,就在神智不清狀況之外下被告知殘酷的資遣訊息。
他們的狠,狠在冷酷無情不留情面,員工只能既無言也無力反駁的默默接受。然後派個人跟在旁邊到辦公桌收拾私人物品,一一清點,嚴密做到防止公司資料資源外流,即使連公司的一隻小螞蟻都不可以夾帶出門。
他們的準,準在時間的控制,不囉嗦,十分鐘就十分鐘。十分鐘後,絕對被送出公司大門,連跟朝夕相處的同事們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到了第十一分鐘,名字馬上從公司員工名單中消失。管你做了五年十年二十年,位階是小員工小主管還是小經理,踏出公司大門的那一刻,同樣都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空白的腦中只剩下佈滿的問號,為什麼?為什麼會是我呢?

而留在公司的同伴們,情況也好不到哪去,眾人陷入風聲鶴戾、勾心鬥角、揣測上意、焦慮不安之中。一邊咒罵著公司的加量不加價(加工作量不加薪資價),一邊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畢竟,在加拿大謀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S上班的公司是號稱有百年歷史的通訊網路公司,但是百年不代表有足夠的經營智慧。每有〝創舉〞出現,都讓人忍不住想,這公司是怎麼渡過百年的,好不可思議。

通常大老闆是閉著眼做決策的,他會在某次的飯局中,在喝個半醉已接近失智的情況下,將手下的某個賺錢的子公司賣掉,或是簽約買進了一個穩賠不賺的無底深淵。他也會瘋狂的砸下大把大把的銀子,在即將來臨的冬季奧運上大做廣告大方贊助,更會為了滿足個人追求虛名的慾望,在寸土寸金的黃金地段,砸下重資翻修增建大樓,只是為了想讓公司的LOGO掛的比別人高,燈點的比別人亮,活像個有錢沒地方花而在脖子上掛個金牌的爆發戶,然後再回過頭在員工面前哭窮。面對人手不足的部門永遠會說:抱歉,公司目前經營不易,請大家共體時艱。

好笑的是,當老闆的,永遠不會告訴你公司有賺錢,但是當公司稍有虧損時,絕對會明確還不忘誇張的告訴員工老闆有多難當。

而百年歷史公司可怕的,不光是有個閉著眼行事的大老闆,還可怕在養了一些壞心眼的小主管。

小主管專業知識不足沒關係,但逢迎拍馬的功夫一定不能少,如此也罷了,還會拿著雞毛當令箭,朝令夕改的事更是時有所聞。當上級宣佈要裁員縮減人事時,小主管不是用員工能力來做思考衡量,而是迅速的翻開他壓在抽屜最底層的黑名單簿,從他最看不順眼的先下手。翻看時冷笑陰險的神情,活像太監。

S的同事K,就是那個他看不順眼的可憐犧牲者。

K幽默風趣,處理事情起來乾脆俐落,為人直爽又重義氣,但這些旁人看起來的優點,卻一樣樣的都成了小主管的心頭刺。所以K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被以10分鐘的終結法送出公司大門。

S跟幾個同事約好選了一天去探望K。表面上這場聚會是替K打氣安慰,實際上是幾個各懷心事的男人聚在一起,準備藉機大肆撻伐,大吐苦水,也商量對策。

我想了好久,除了K愛喝的好酒,不知還該做些什麼讓S帶去。翻看了好多資料,最後決定做這Breadsticks。
附上一張小卡片:『如果願意,你可以用這打昏你的敵人!當然,更可以選擇將它吃掉!』


Breadsticks的食譜




【後記】:
在寫完這篇後,又聽S說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S的好朋友A,在政府體系部門上班,做的是電腦系統維護的工作。在緊縮的預算下該部門的編制為主管一名員工一人,那埋頭苦幹的員工就是A。
A的工作量日益繁重,於是向上呈報提出希望能增加人手的建議。很意外的,這建議立即被爽快的批準,並迅速的多請來了一個人。只是沒想到,請來的不是做事者而是管事者。於是,原本是一個小主管一個員工,現在是二個小主管〝共享〞一個員工,做事的,仍是那個孤軍奮戰的A啊!
有多時候,很多事,真不是我們可以理解或想像的。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