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之後的生活,我像是裝了太陽能的機器人。生活作息總是隨著陽光的多寡而做調配。

大清早天空露出曙光時便起床,然後一整天,動動動,動到前院與後院,動到廚房與屋內各個角落。直到下午六點,斜曬的陽光將屋內烘到最高溫,機器人我就會自動當機。身體像過熱的馬達,需要停頓稍冷卻,否則爆炸。這時就會想窩到涼爽的地方小睡一下。小睡一下,再繼續啟動身體尚未用完的太陽能量。溫哥華的太陽要到九點過後才放工,我也必定在十二點馬車變南瓜前將當日儲存的太陽能耗盡,倒頭就是一夜沉睡。

我受夠了沒太陽的陰霾。於是搶日光,生活多了許多想做與不想做也要做的事。

未經一番寒徹骨,哪知豔陽照射佳。 這裡的冬季太冷,而相形之下,夏季舒服的讓人捨不得結束想緊緊抓住。即使熱都是乾爽的熱,不濕不黏的氣候,就算是在太陽底下大喇喇地曬著,身體都不太容易流汗。不管白天再怎麼熱,到了夕陽西下之後,涼意就會明顯增加,涼意不僅是涼而已,是屬於那種需要穿件薄外套帶些微寒的涼。所以我家棉被是四季不收,僅有趁好天時拿到陽台又曬又拍打。

以前看到天氣晴朗時海邊沙灘滿是,翻來翻去拼命讓自己攤曬成蝦乾般的人潮,總是唷唷唷一陣,不可置信。那種過度曝曬的行為,簡直大大違背以捍衛白皙肌膚為最高人生目標之人士,心中的宗旨。而現在的我卻是,以心悅誠服之心,膜拜在烈日底下。即使被超強紫外線曬到長黑斑,或熱到頭昏腦脹,都不敢放肆的以台灣夏季豪邁罵法喊著:「熱死了,這什麼鬼天氣!」。只能默默當個大太陽底下的小媳婦,吸熱當吃補。美不美白的問題早被拋的越來越遠,能曬就曬,管他白不白黑不黑斑不斑的,只要不曬出皮膚癌就好。為了表現我對太陽的忠誠,甚至有一天大中午的,坐在後院草地邊曬太陽邊拔著草皮中的雜草,像羊吃草般的低著頭緩慢在草地上移動著,曬的皮膚逐漸發紅,再逐漸像剛出爐的麵包,吸收滿滿的能量。

這就是溫哥華。有個乾爽且溫差大的夏天。有個不需要冷氣,連電風扇都少用到的夏天。但舒服的夏季,偶爾中的偶爾也會有,晴空萬里,無雲,屋內的東南西北窗全開也無風,被太陽烘熱到不努力補充水份恐會成人乾的時候。

我們家多年來上上下下就兩台電扇,整個夏天開的次數也就是那偶爾中的偶爾,烘熱的那幾天。而冷氣,這非奢侈品也非必要品的家電,前年時趁著特價,不知為什麼需要卻興沖沖地搬回家。全然是抱著買到賺到的心態。然後就一直擱著,沒裝也沒用,成了屋內某角落的奇怪裝飾物。

裝有冷氣的家庭,從這幾年才漸漸增加。我算過住的這條街道,一區段間只有三戶人家有冷氣。

白人喜歡凡事DIY的家庭樂趣,也用在裝冷氣上。

三戶中的其中一戶,斜對面鄰居,也是前兩年搬了冷氣回家。那家的男主人扛著梯子,手腳俐落地自己動手卸下一扇窗,再裝上冷氣。冷氣小窗戶大,多出來的地方就拿塊木板敲敲釘釘,三兩下就搞定。等到入秋,再拆下木板與冷氣,裝回閒置一夏的玻璃窗。一年又一年,即使一個夏季馬達的運轉聲真的響沒幾次,也樂此不疲。打那年起,這已成為他們家每年迎接夏季的固定儀式。

我唯一的疑問倒是小偷會不會去拆下木板呀,但這問題總不好耍白目的開口當面問人。

七月份最熱的那天,也是無風無雲整間屋子熱的像烤箱的那天,S很高興,說終於擱了兩年的冷氣可以派上用場了。

「我們來裝冷氣吧!」他說的興奮。

但興奮只是在口頭上表達而已。看鄰居家裝冷氣好像輕鬆容易,真的自己要裝上去,光是討論該裝在哪扇窗該如何拆玻璃就眼冒金星。

好麻煩。

既然沒有鄰居那種渾身是勁的動力馬達,更沒有靈活又迅速的好身手,於是,S提議將冷氣隨意的擱在落地窗前。

而落地窗多出來4/5的地方怎辦?

「用紙封起來,旁邊貼一貼膠帶黏一黏就算了,暫時的嘛。」

可以見得,這是我們居家生活DIY的極限。

一片紙糊的窗,一台很響卻不冷的冷氣,然後倆人就倒在沙發上,煞有其事地認真吹著冷氣。紙糊的窗接縫處,隨著冷氣排風口要破不破的撐著。

S很興奮:「涼不涼,有涼吧!」

「有一點啦!」

「妳走到別地方再走進來,一定可以感到差別。」

我照著來回走一遍。真的,沒有多大差別。但為了不辜負S好不容易在大熱天擠出的一點糊紙窗動力......
「有,有像吹冷風扇。」

吹沒一小時,越吹越熱,草草之下結束我們冷氣的啟用大典。冷氣關了紙窗徹了,第二天,下了一陣雨,第三天第四天....接下來的十多天,日日陰雨綿綿,涼的都想套薄外套了,自然甭再替如何裝冷氣這問題傷腦筋。

冷氣,繼續擱在落地窗旁的牆邊,今年,只不過將它從屋角飾物變成牆邊飾物罷了。

吹了一陣不冷的冷氣,我心裡盤算著,可能來碗涼麵讓我的胃腸涼快一下會更痛快些。煮涼麵可比裝冷氣來的簡單多了。


---------------晚餐時刻-------------


【日式蕎麥涼麵】

材料:
日式蕎麥麵兩人份
黑輪高湯包(粉狀)一份 (照包裝說明書的對水量使用。我買的是對水1000c.c.)
淡醬油......50c.c.
味霖..........50c.c.
白蘿蔔......磨泥
蔥花
芥末醬
海苔絲

沾醬汁作法:
黑輪高湯包,對適量的水後,煮滾,加入淡醬油與味淋。再煮約2~3分鐘,離火冷卻後,放冰箱冰涼備用。
‧在這我是常用的簡單又省錢的方式。市售現成的黑輪高湯調味包裡面的主原料也是昆布柴魚,所以省去了熬湯頭的步驟。這種調味包有粉狀也有液狀的,隨個人喜愛都可以。
‧當然市面上也有賣專門蕎麥涼麵用的醬汁,買回後直接加水後就可使用,但那種醬汁的售價通常都會貴一些。
‧淡醬油的量也要視湯頭濃淡做增減。
‧一包的份量可以煮上一鍋,用罐子裝起來冰在冰箱,想吃的時候很方便直接可用,不用次次煮。

麵條處理:
蕎麥麵煮熟,撈起放入冰開水中漂洗,洗去表面的澱粉質,瀝乾後備用。
‧冰開水最好準備多一點,讓麵條可以充份的漂洗。

配料:
白蘿蔔磨泥,蘿蔔汁要擠掉一點。
海苔絲,可用家裡做壽司剩下的海苔,烤箱烘乾一下剪成細絲,比買現成的海苔絲划算很多,香氣也較足。
蔥,挑細蔥較好。
‧就我個人而言,白蘿蔔泥、蔥花、芥末醬、海苔絲是吃蕎麥涼麵時缺一不可的配料。



------------------蕎麥涼麵的後記----------友誼之杯-----------------


一直在找個適合吃日式冷麵的杯子,用來裝沾醬汁的杯子。最好是比碗小比杯大,吃起來秀秀氣氣,符合著吃日式涼麵氣氛的杯。

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份貴重的禮物。是M費心寄來的。是茶杯。是充滿藝術感既雅致又禪意的茶杯。

茶杯,用環保牛皮紙包著,用繩綑著,用泡棉保護著。裝載著M的心意一起到來。

我跟M,在05年的年底有了會面。第一次看見好驚訝,她比我想像中的更秀氣更脫俗,也更有才華。
我們聊著,好像一直有聊不完的話題。約了要再快快碰面,卻一直也沒機會。M說,我們是那種雖然彼此沒有熱絡的聯絡,卻能有凌駕於言語上的情誼。

是呀,就是這樣。

接到包裹的那天,正是我坐在草地上曬太陽拔野草的那午後。滿滿的能量,不光是陽光的作用,還因為接到朋友的溫暖心意,而感動造成。M是充滿能量的女孩,她將能量連同茶杯一起寄來。

茶杯,是M花了好多功夫從設計到開模到燒製。中間的過程注入的不儘只是辛勞與心血。我坐享其成。
每次端起茶杯就不免再驚嘆一次,看到杯子就如同看到她的各種鮮明優點與個性。她的創作,別人應該很難模仿的來,因為有她的精神在裡面。

茶杯,我用來喝茶。忽然想到,這正是我一直尋尋覓覓,想找的適合吃涼麵的杯。試了一下,剛好,就是我想要的跟涼麵搭配的感覺。

用完,洗淨晾乾,擺放在櫃子顯眼處。我想告訴來訪的客人,這是我最珍惜的友誼之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ristine.van 的頭像
christine.van

C.D.懶人廚房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