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門口遇見好久不見的對門鄰居。 雖然是住在對門隔一條小街道而已,居然可以做到好久不見的地步,不是鄰里失睦,全拜天氣搞的鬼。

從聖誕節跟新年過後,冬季的雨始終沒停過,甚至耍陰險巧妙的接上了春雨。大夥兒索性都窩在家裡當地鼠,誰還管敦親睦鄰這回事。再加上我們回台灣過年的那一個月,真的是好久不見。

我們對門那可愛的大衛先生,揮舞著手中的傘,用他慣有高八度略帶誇張的口氣說著:

「別擔心,你們回台灣的這一個多月,保證沒有錯過溫哥華的任何事,因為,雨一直沒停過...」

我相信。溫哥華的雨水,除了發霉,不會發生任何事情的。

小樓一夜聽春雨,很美,可是當日日夜夜的聽不完時,就會覺得耳朵冒油腦袋長繭心中充滿了腫瘤。

今天天空總算停止了滴滴答...滴滴答...天邊還露出了微微的淺淺的陽光。看到這難得一見的陽光,忍不住高呼感恩,甚至有股想對老天五體投地膜拜稱臣的衝動!

這是從台灣回來的這十多天,僅見的溫暖陽光。

當時我還天真的以為,美好的春天總算正式放晴,準備捲起褲管拿著鋤頭圓橇前進菜園,替冬眠很久的菜圃好好翻土呢。沒想到,這腳還沒來的及踏進後院,雨又莫名其妙的不斷灑下。

不過現在看溫哥華的陰雨,同樣的冰涼潮濕討人厭,卻少了些一個多月前的陰霾難忍。或許因為這雨下的帶有入春的輕柔,看在春意份上,難免多了些對它的包容力。 也可能是從台灣回來後,心情上有了些許的調整,這些雨,還不足以澆熄我大老遠從南半球帶回來的熱力。

講到回台灣,一如以往,想家的情緒在踏進中正機場的那一刻就已開始。 隨著飛機的起飛,思念,像挖取麥芽糖般的又黏又長,卻又甜蜜。

回到溫哥華的十多天,在調整時差與整理心情中渡過。至於打開的幾個大行李箱,除了快快的將帶 回來的寶物挖出來,剩下的衣物雜物,僅用動動腳拇指的力氣,以龜速的狀態緩慢進行清理。

清空的行李箱代表旅程的徹底結束。這是我替自己懶得整理找到的最佳藉口。

帶回來的戰利品中,有兩樣讓人感到變態的折磨。書,跟零食。

每翻一頁,都在欣喜中帶點又少了一頁的罪惡。忍不住一本接一本的讀完,卻在感想與收穫中不斷竄出 精神食糧又少一本的恐懼。零食也是。看著迅速消失的魷魚絲(註)跟豆干,在能少一個人吃一口是一口的不良動機之下,我跟S開始了諜 對諜,用盡心機偷藏零食,直到最後,袋底的魷魚絲屑屑被爭相搶著倒進嘴中的那一剎那, 心痛失落,卻又帶點解脫, 實在詭異。

這次回來,若要說會有些什麼不同的地方,應該就是可以預計懶惰會少了點,動力會多了些。

與台灣親友們聊的一些鬼點子,不斷的在心中發酵,擴張。 最後能不能成事呢,是個很大的未知數,但至少目前光想都覺得很快樂。 人因夢想而偉大,雖然這輩子不可能成為偉大的人,只要是快樂的人就很足夠。

接下來,是讓夢想跟計劃慢慢蘊釀發酵的一年。 這心情跟做麵包很類似。每個步驟都得不急不徐,和麵得仔細來,馬乎不得,發酵得慢慢來, 急不得。影響成敗的因素太多,能不能烤出金黃鬆軟的麵包,要到最後出爐脫模才會知道。 但中間的過程很重要,那是個讓人樂在其中與享受其中的過程。

喔!講到麵包,我要先去打個麵糰烤條麵包,來當明天的早餐。



註:
基本上,原則上,魷魚絲肉乾之類的零食是不能帶入關的,所以我們......也所以,很珍貴。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