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位婆婆的朋友,自從在某個場合巧遇彼此交換了電話之後,她便常打電話來找我聊天。除了我跟那位媽媽還算聊的來之外,也因為她認為我同是英英美代子一族,褒褒電話粥可以殺殺彼此的漫漫無聊白日。

起初,那媽媽打電話來,總是以「在忙什麼」做為聊天的開場白。

「在忙什麼」,真是很難回答的問題。

這很普遍的開場白,就像說嗨一樣的單純,可是我常為了想該如何回答,而掉進了尷尬的智障狀態。吞吞吐吐半天,最後落的以「還好」,「沒什麼忙」,草草結束回應。

事實上,我很努力的想撇清自己跟英英美代子的關係。但糟糕的是,我根本很難具體說出自己到底在忙些什麼事。往往說著,自己都心虛。那些日常生活瑣瑣碎碎的事,到底算不算事呀?而那些不歸類在柴米油鹽醬醋茶,那些我認為帶有一些生活哲理的重要事,又太過虛無飄渺,非三言兩語就能講的清。說多了,可能換來一句:「妳是拜佛的喔」,說的半調子,人家還以為我精神有些狀況。

其實,問的人多半早在心底等著我蹦出「一點都不忙」這一類的答案,所以我的忙碌,很難讓人聽的進去。

就好像,我幾次試圖克服自己的尷尬智障狀態,努力解釋著忙碌的瑣事,那位媽媽截取片斷吸收,之後便將開場白改了,改成「正在網路跟人聊天嗎?」

「正在網路跟人聊天嗎?」...哎...聽起來更像是閒著沒事幹的代名詞。只希望那媽媽以後看到社會新聞有些什麼網交詐騙之類的,別聯想到我才好。

但是,我真的是很忙呀。雖然忙的是生活中的瑣碎,也可以說是瞎忙,很不符合經濟效益的忙法,但都不能改變我覺得自己很忙的事實。

我的忙,溫哥華步調的忙,慢步調的忙。

慢跟忙,看似不搭嘎的字眼,但我的生活,卻是慢慢忙,慢中忙,因為慢而產生的忙,忙於慢。

因為慢,而延伸出的好奇心,對什麼天上飛的水中爬的都好奇。又因為好奇,我變得,很忙。

我好奇,起風時滿天如棉絮的雲層,可以裝可愛搞變身到何等地步,好奇夕陽西下之後,天空所產生的漸層橘紫藍,可以殺死多少浪漫的細胞,所以我站在窗戶邊忙發呆。我好奇,那些在偶像劇中被女主角扯下的你愛我你不愛我,到底有多少層,有多少種,所以我蹲在花圃邊忙計算。我好奇,灑在土壤中的種子到底如何紮根,在土壤中爬來爬去的昆蟲到底在忙什麼,所以我坐在地上忙著觀察 。我好奇,音樂咖啡食物,風景顏色人物。
(最近常在想的一個問題是,正常未經染色的自然食物中為何獨缺七彩中的藍色,如果食物出現藍色會是怎麼樣的感覺?)

就這樣,每天的生活有許多的事可以做。那些看似不重要的事,卻在我的人生思考方向上很重要。以前,從來不知道,放慢腳步的生活,其實可以讓生活更豐富。

某天,我忽然發現自己這幾年過的生活,竟然跟近幾年刮起的「慢活」理論風潮,有點這麼沾上邊。給自己時間坐下來靜靜的喝杯咖啡,靜靜的觀察人事物,得能夠走的到的地方就不開車去,替自己跟家人準備晚餐享受準備與用餐的過程.......這些似乎都在我目前的生活中找的到,啊,我的慢與忙似乎找到了如何抒發的窗口。

我將這樣的發現告訴S,並說出一堆慢活的理論。S沒好氣:「先去將這套慢活風告訴我的上司吧!他慢活我才慢活。這是屬於沒有工作壓力的人的理論。」我看的出,他很妒忌也很生氣,工作的灰頭土臉時,有人在一旁翹著腿賦風頌雅。

好吧,妒忌我吧,就像妒忌那些正在享受日光浴,慢慢生活,慢慢轉頭觀察這世界,的烏龜一樣..........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