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場看到小雞腿的特賣,下意識開始搜尋腦袋中知道並且能變的出來的相關菜餚。
滷雞腿、迷迭香雞排、咕咾雞肉、燉雞湯....。多買些,回家後分裝冷凍,可以吃上好一陣子的雞肉料理。

麻煩,請給我五磅,謝謝。

我對正在專心用大鏟子鏟起一勺又一勺雞腿的店員說著,忽然心中閃過好久沒吃的青椒炒雞丁。
青椒炒雞丁,是在台北工作的那幾年安撫情緒的最佳餐點。

向來,我認為自己是個,不太喜歡循規蹈矩的怪角。

怪角行徑從小就有。洋娃娃,討厭用抱的喜歡用扛機關槍的方式扛在身上,老師說的話,永遠只聽一半,補習,補的不是數理化,而是歷史地理外加公民。總算考進了講究實事求是的科系時,我竟忽然裝優雅起來,開始追求那種長髮飄逸,捧著文學書籍不食人間煙火,最好偶爾吐兩口血(不是我說的是侯文詠說的)的非寫實生活。這跟整天埋首儀器觀察跟數據記錄的班上很格格不入。所以我跟同學向來不熟,會成為別人口中的異類也不意外。

而當年,不知天高地厚的那一年,不知怎的全身上下都有用不完的傻勁。或許是想冒險的意念太強,也或許是仗著年輕的本錢,憑著當時的傻勁,加上有過多的,我不怕能量,撇下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不做,硬是鑽入與所學無關,卻極富變化與挑戰的傳播領域。

原本我以為自己的怪角人生,會在新公司大鳴大放。

等到了台北的新公司,我才發現,自己根本是鄉下俗。我的怪,哪叫怪,連怪的低標都沾不上。新公司,是個怪人充斥的公司。而且整個公司上上下下充滿了怪異的能量,那種怪,是無法隨便就能融入其中的怪。

A姐是我接觸的第一怪。

衣著簡單樸素的像鄰家媽媽,卻會買相當名貴的鞋穿在腳上,脂粉未施戴上厚重的眼鏡,卻在兩邊耳朵打起七八個耳洞。當時可還不是穿孔族盛行的年代呀。搖來搖去的長短耳環,看了都不免替她感到疼痛。而她的書架上,出現的日文永遠比中文多,偶爾還會用她像貓叫般的鼻音,嘰哩咕嚕講起日文。寫字,用左手不稀奇,怪的是她不但用左手,還習慣將紙轉九十度垂直的寫,卻能寫出橫式的字。她會在公司的某個角落點起陣陣燻香,不斷替公司的怪異氣氛昇溫。

公司裡潛伏的另一種怪人,職位可能是通告可能是執行,瘦的像竹竿臉色慘白的像鬼,習慣過了正午才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公司。

而這類人又分兩種,一種是晃進來後,靜悄悄地窩在公司的角落不知在幹嘛。問他,他會沒好氣的從壓低的帽沿下蹦出幾個字「別吵,我在思考」(那種陰陽怪氣的樣子比周董早十年就有)。另一種是晃進來後,臉色難看的像剛從倒楣的地獄中爬出,就連不識相的鬼也會知道此時最好別接近,然後她會坐在位子上開始裝忙。讓所有的人認為她是全公司最辛苦的人,遲到也是應該的,是合理化的。

對於這一類的怪人,大家似乎都習以為常,只有我呆呆的會去誤觸地雷。後來我發現,這根本是逃避追究遲到之責的慣用招術,但並非人人適用,得混滿一定的資歷才行。

公司有位通曉十八般武藝的會計。會計不但會管帳,也會看風水,看面相,還能預測你即將發生的災難。

最怕在茶水間或廁所遇到她。雖然她的預測極少準確,但會被她高深莫測的笑容中撇下一句「喔,最近妳要小心喔」諸如此類的話,給搞的心亂如麻。不知接下來喝水會不會嗆到,上廁所會不會掉進馬桶裡,怕就怕中了她百年難得一見的神準。據會計自稱,她對中醫與針炙頗有涉略與心得,所以對於身體微恙的同事,她會熱心的亮出針法當起密醫。面對這樣的盛情實在讓人害怕。

當時公司有句名言,你可以不長腦,但不能不長眼。

總策劃是位留了滿臉鬍渣的大爺。不但隨口就能說出媲美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台詞,寫出的一手好字,字下還暗藏著深厚的文學素養。可是,在沒有特定時間下,也不在預期之中,他會陰著一張臉,摸著鬍渣問,「說,這次妳是挺我這派還是挺執行老大那派。」問完後,臉上浮現一抹攙雜著掌握公司局勢的詭譎笑容。

表面上各司其職忙碌不堪的環境下,事實上還暗藏著兩股暗潮洶湧的權力爭奪戰。無奈我只是剛進公司一個月的鄉下俗,怎知該如何回答。十之八九,說出的都是不長眼的答案。

有一次,公司會議,目的是討論如何更動節目的製作方向。不知是到了哪個高潮點,忽然,一枚杯子連杯帶水的從會議桌的左邊飛到右邊。目標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原本可能會開到天荒地老都毫無共識的會議,因為這只杯的飛越而瞬間劃下句點。

開完會,虛長我一歲卻有著大媽性格與嗓音的B妞挨近我身旁,拍拍我的肩膀,「別害怕,這種情況常有,以後要學會閃的快比較重要。」
B妞算是有著正常性格的公司核心幹部,工作能力相當強,擅於將公司大小事攬在自己身上,卻會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在公司中常常上演過度悲喜交加的人生,她的有趣事蹟太多得以後再說。

講到處在另一股暗潮洶湧頂的執行老大,英文名叫MAX,MAX之所以叫MAX是因為,他在每件燙的筆挺的襯衫袖口都繡上了MAX。

高大帥氣,典型天蠍男,總是笑的陰沉與詭異。尤其是哼哼,笑聲為二下時,通常接下去都不會有什麼好字眼。他會在平常日的半夜十二點,星期六的下午五點鐘,刁著一根煙斜著眼問,「寫這什麼東西呀,想下班?」
滿腦子創意的他,罵起人來毫不嘴軟,口頭禪是「我決定了算」,執行力與果斷力不容質疑。帥蠍喜歡將李大師書中的字句掛在嘴邊,卻也常會有事沒事的問候別人的媽。不過蠍子偶爾也有溫和的時候,會適度的扮起白臉,安撫在老闆那受挫的無力小員工。

對了,還有老闆,老闆是公司大小事的決策者。喜歡跳躍性思考,喜歡想一些天馬行空卻不可能落實去執行的創意。自許是文人,卻又得配合公司業務,做些有損文人氣質的商場公關事。所以他的情緒常在文人與商人間糾結。有時當文人開始發飆時,就會看到有人被叫進辦公室去,即使關上了門,都可以感覺的到口水噴射的威力。最後,在怒罵聲結束的瞬間,就瞧見被揮灑出門而散落一地的稿子,還有蹲在地上揀紙的可憐小企編。

在這公司內,我也是異類,只是這次是歸在乖乖牌那一端的異類。但是這樣的工作環境不需要乖乖牌,需要懂搞怪的人。在這處處有地雷,時時有壓力,節奏緊迫的環境下,好一段時間,我患有日日胃抽筋適應不良症。

症狀發作時,我愛帶著抽筋的胃去公司樓下的簡餐店。一間位在路口轉角,兩位年輕姑娘開的簡餐店。

簡餐店沒有怪異,只有明亮的落地窗及爽朗招呼聲,還有現點現炒的青椒雞丁。放了豆鼓也放了辣椒的青椒炒雞丁,熱呼呼的依靠在白飯旁邊。炒雞丁夠香夠鹹夠辣,美味的不得了。浮動不安的心情與味覺,全靠嗜重味來求得解脫與平衡。靜靜的吃完,再喝杯簡餐附帶的冰咖啡,工作上,似乎再也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

路口轉角的炒雞丁,陪我渡過了工作與人生的轉彎處。

後來,在我融入了怪的世界之後,簡餐店卻頂讓變成火鍋店。想靠著印象摸索著炒出相同的味道,但怎麼試都達不到過癮的標準,或許是少了當時的氣氛使然。

現在想來,對那群工作怪伙伴與雞丁,都是極度重口味的想念。



---------------------------


重口味雞丁
(與辣子雞丁相似的做法,只是材料略有不同)

材料:

雞腿肉  一磅 (雞胸肉也行)
青椒   一顆
蒜末   少許
豆鼓   2大匙
辣椒   一條


作法:

1.雞腿肉去皮去骨,切成丁狀,以蠔油(或醬油膏)、米酒、少許太白粉、蔥段、薑片、蒜,拌勻後醃起。
(我習慣冰在冰箱中醃上至少半天,讓雞肉本身入味)
2.熱鍋,加比平常炒菜多一點份量的油,放入醃好的雞丁翻炒。炒約七、八分熟且表面略帶焦黃上色。起鍋瀝油備用。
(醃好的雞肉炒之前加少許油拌一下,炒的時候雞丁較不會黏在一起。)
3.鍋內留少許餘油,爆香蒜末、豆鼓、辣椒。
4.倒入雞丁,青椒,加少許米酒、水一大匙(酌量),醬油、鹽、糖調味,大火翻炒至湯汁收乾即可。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