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想養隻可愛狗狗的。愛調皮的也好,愛撒嬌的也好。

尤其當兩人世界的生活,逐漸趨向單調乏味,連激發甜蜜火花都甚感無力之時。總幻想著藉由寵物的加入,能讓家更有家的感覺。至少在夫妻倆伴嘴時,多個在旁看熱鬧的對象也不錯。

但礙於公婆不希望家裡養寵物,怕寵物會讓木造的屋內有氣味(房子是父母的,他們每年都會來這住上一兩個月),所以想歸想,卻只能讓想法任其在心中發酵。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說來,我心裡也始終有條小陰謀在算計著。

希望哪天在家門口或路上揀到流浪狗。流浪狗,多可憐呀,遇上了,是緣份,收留它是善行。
我想公婆雖不贊成,但面對善行,應該會多點可商量的餘地吧。讓不得不收留送上門的可憐動物,成了順水推舟的理由,小動物有了歸宿,而我有了小動物,是謂皆大歡喜。我是這麼撥動心中的如意算盤的。

但這如意算盤,看似完美,實際上打的大有問題。

問題出在,住這的這些年,根本沒看到流浪狗在路上閒晃。街上放眼望去,不論大型狗或迷你犬,每隻都是毛色亮麗,雄赳赳氣昂昂的跟在主人身邊散步。心裡不免會為了算盤打錯陰謀無法達成而感到失望,但話又說回來,也因為愛狗,更高興街上看不到皮膚潰爛任人欺侮追打的流浪狗。
(並非完全沒有,但流浪的動物會很快速的被spca抓回收留置放,等人 認領或收養。)

碰不上狗,遇見貓咪的機會倒是多了不少。尤其在春夏的季節,更是常見。

在街頭閒晃的貓咪,大部份都是有人飼養的,很多養貓的人會因貓咪的習性而讓自家的貓咪自由出入。卻因此而走失的貓咪也不少,往往逛大街逛到忘了家的方向。那些張貼在住宅區的電線桿上協尋家中寵物的小告示,絕大多數都是貓咪。

我家後院的圍牆籬笆,也會有附近的貓咪在上頭逛來逛去。

前陣子,就有一隻貓咪在我家附近閒晃。脖子沒有頸圈,卻有被頸圈箍過而留下的痕跡。只要有人稍一招手,就會挨近撒嬌。

----------------

對狗狗的喜愛度高達100分,對貓咪卻只在零的刻度線上下擺動。我可以忍受狗屎的臭氣,卻對貓咪的騷味避之唯恐不及。

小時候住家的巷子口,有一戶人家有著無比的愛心,在他們家的圍牆邊固定餵養附近的流浪貓。
貓咪〝甲好道相報〞,挨近吃食的貓逐漸由一隻兩隻慢慢擴大成一群。除了餵食的時間,貓咪們會在巷口盤踞好眠,也會在附近住戶的圍牆上遊走。或許是因為太多隻了,讓它們用尿液劃分地盤的天性被完全激發。因此那附近總是有股濃的化不開的騷臭味。當然也引起附近鄰居議論紛紛。

從小就愛聽大人三姑六婆間的八卦閒聊,自然而然吸收進去的,都是對貓咪的負面評論。

又說到很多年前,老弟在台北租單身小套房時。他住的那棟大樓總是有一隻半夜拼命亂叫的母貓,不分時節,專挑半夜,用盡最淒厲最悲涼的娃娃音拼命亂叫。讓人詫異不解的是,那恐怖的貓怎麼總在發情。
大樓的中庭反射音特別嚴重,一隻貓叫猶如一群貓叫。他在那住了幾年,那貓就叫了幾年,每次去他家作客,半夜總被貓叫吵的無法入眠。

住那的住戶沒人抗議嗎?據老弟說,他們那中庭的設計是助長貓亂叫的幫兇,往往是只聽見聲音卻看不見貓影,既趕不走也抓不到,慣於自掃門前雪的都市住戶們,雖被吵的火大,卻也只能緊閉門窗塞緊耳塞尋求自保之道。

也因此,對貓咪的不良印象再添一樁。

一直到去年夏天,我家隔壁搬來了一位養著胖貓的單身漢。貓主人跟我們不熟,但胖貓卻很懂敦親睦鄰。胖貓叫艾斯男孩。牠跟牠的主人一樣,有個肥到不能再肥的肚子。見到愛斯男孩第一眼的人,絕大多數都會笑著驚呼,好胖的貓咪呀。

愛斯男孩喜歡在我家門前的水泥地上打盹,喜歡在我家的圍籬與草叢間散步,看到我們家有人出入,會主動的表現友好,跑到腳邊磨蹭撒嬌。

婆婆愛貓。當她看見艾斯時,身上愛的細胞瞬間甦醒。不時的開門逗弄胖貓,還買了一堆的零食寵愛其實已經很胖的貓。

只有在快入夜天黑時,我們才會看見鄰居搖晃著手電筒的燈光,遠遠地喊著:「ace boy,go home,ace my boy….。」
胖貓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慢慢搖擺走回去。

我是不識貓的人,向來也認為貓咪有種冷漠且神秘的性格而不愛貓,卻沒想到會為了這胖貓咪而逐漸卸下對貓咪的心防。甚至逐漸喜歡上貓咪的撒嬌與可愛。

雖然幾個月後,愛斯男孩突然離去(某天清晨,在不到十步的街口被車撞,到另一個世界當天使去了),我心中對貓咪的喜愛卻仍不自覺的悄悄擴大。跟S出門散步時,不再一心只尋覓觀望著狗狗,看到貓咪也會停下腳步多看幾眼,有時還會逗玩一下。

-----------------

今年出現的這隻貓咪,讓我想到了去年鄰居的貓。

雖然他們長的完全不一樣,一胖一瘦,一灰一黃,但都是愛撒嬌的貓(後來發現只有在餓肚子才撒嬌)。更何況它看起來是走失或被人遺棄,而很久沒進食的貓咪。

我讓貓咪進了家門。盤算多年的寵物大計,意外的在牠身上展開。(雖然還不知公婆的反應,但是.....且養且看吧)

貓咪是母貓,不知道貓咪叫什麼名字,也想不出更好的名字,暫時就叫它喵喵。

喵喵其實脾氣不太好,可能是因為流浪太久,防衛心相當強,信任感也不夠,我的手臂,開始出現一條條的抓痕。梳毛抓,替牠擦腳也抓,摸臉頰摸的太舒服也抓,牠就是脾氣一來就抓。

可是喵喵也有撒嬌的時候,總是無法克制的屈服在愛吃的零食誘惑下,輕輕柔柔的小聲叫著。

喵喵也帶給我們很多驚,奇。

比方說,喵喵愛說話,雖然只是喵叫,但總是說個不停。有時還會跟我們一來一往的應著。

牠還愛出門溜答,每天一定有好幾次叫著要我們幫它開門。每次固定一小時就會回來坐在門口等開門。太早到門口張望會見不到牠,太晚開門牠會叫出充滿委屈般的叫聲。

不知何時,牠養成了六點吃早餐的習慣。喵喵很聰明,知道在哪個門板的後面有我們在裡面 。時間一到,就跑到房門口喵喵叫,甚至輕抓門板,說什麼都要將我們從睡夢中吵醒。

喵喵不愛喝我替牠準備的水,卻愛喝馬桶水。第一次看牠前腳抓上馬桶頭伸進馬桶內,我嚇的想尖叫,既覺得好髒,又怕它栽進馬桶內溺斃。迅速蓋上屋內所有的馬桶,關起廁所的門。但這小妞有牠的應變之道,換成喝我們擺在客廳桌上的風水造景盆內的水。

我們笑稱,那是牠的眼中的湧泉。雖然山是假的樹是假的,但噗噗馬達打起的水聲,讓牠誤以為是自然之水,深愛不已。

最近的新發現是,我只要吹口哨喵喵就會伸伸懶腰慢慢挨近,還會在我身邊撒嬌轉圈。有時候我不斷重覆使出吹口哨技倆逗弄牠,牠即使有些不情願,都會不由自主的像接到指令般,爬起來走近撒嬌。

我任由喵喵會在屋內四處走逛趴躺,包括我的坐椅桌面,甚至電腦鍵盤間遊走。S說我太寵牠了,寵到沒規矩。

怎辦呢,我就是想寵牠呀,因為不知道,能跟牠在一起的緣份有多久嘛。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