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又為了它失眠.....
那棵在我家後院,每年熱鬧的開花結果的李子樹。

據說,李子樹跟其他的果樹一樣,有三年一次的豐收節性。
可是我家的李子樹沒有這樣的變化,它的豐收是,年年是好年。

住在這裡的人,只要院子夠大,莫不想在院子的角落種上幾棵果樹。最常見的,有出了牛頓的蘋果樹,或是教導出華盛頓的櫻桃樹。就算是土地不大,也會種棵檸檬樹或是無花果樹,來滿足一下自家栽種及採果的樂趣。

我婆婆在當初房子蓋好的時候,也去挑了果樹回來種。顯然我們家不需要牛頓或華盛頓,婆婆以經濟實惠外加容易種植為考量的方向,千挑細選之下,選了另一種在這常見的plum李子樹回來栽種。

不料,當時販售的果農情報有誤,買回來的果樹雖然叫plum沒錯,但結出的果實跟她想像中的隱藏有一段不小的落差。

原本婆婆想要的李子,是那種結果大顆,皮薄多汁,汁甜如蜜,吃的時候湯汁還會順著手臂流下來的優良品種。好比像市場常見的紅肉李、黃金李,甚至恐龍蛋之類的。無奈,我家的李子樹結出來的果實,是從未在市場上出現的品種(可見毫無販售價值)。

這李子的品種,不但少見,還有偽裝梅子之嫌。有時我們還會李子,梅子傻傻分不清楚,往往脫口而出,誤把自家李子稱梅子。全因這李子正如梅子般的大小,只是成熟後呈現的是鮮艷紅,雖然也有濃濃的果香,皮也很薄,卻不多汁,甚至有些〝粉粉鬆鬆〞的口感。

婆婆說,吃多了會噎住。

不是甜美多汁倒也罷,慘的是,這棵李子樹有股驚人的傻勁,年年勤於開花結果,絲毫不敢怠忽其職。即使不澆水不施肥不修枝,它依舊逕自的在後院一角開枝散葉結實累累。有一年,結果太多太重將主枝幹的一端壓裂,這不但不影響其生命力,隔年還堅毅的伸展更多枝椏。

李子樹的默默努力,卻造成,每年到了果熟之際,就是我們煩惱開始之時。不但我們家煩惱,連鄰居家都遭受波及。

年年拎著大包小包的李子去鄰居或朋友家分送(其實是拜託幫忙消耗)。剛開始,袋中濃濃李子果香會呼嚨人,人家會高興的驚呼,哇妳們家真幸運,竟種到了一棵如此豐收的李子樹。後來,鄰居朋友看到我們家李子又量產了,紛紛找盡各種理由客氣回絕。偶爾的偶爾,會有帶著小孫子來享受採果樂的朋友,我們全家會列隊歡迎,並且誠心誠意的感謝再三。

於是乎,每一年到了八月,家裡就有堆積如山,乏人問津的李子。最後也總是,狠狠的挖個深坑,將逐漸腐敗的李子跟死命在周圍環繞的果蠅全用土壤一股腦的掩埋,才算結束了這一年一度的煩惱。

有好幾次,婆婆想砍了換種點別的,但畢竟,這棵量產的果樹,它的傻勁讓人捨不得是真。

既然直接吃不好吃,似乎就該發揮婦女勤儉持家的美德,藉由變化來賦予新生。所謂的農產加工製品,不也就是這麼來的嗎?再說了,住在這裡的家庭主婦,似乎每個人都有幾樣拿手或是獨家配方的果類變化料理。比方說自製草莓果醬,藍莓果醬,或是做些蘋果派,西洋梨派,再不就是自釀的葡萄酒之類的。

為了李子樹,我跟婆婆也捲起衣袖,不得不的加入了「家庭農業自產自製主婦陣線連盟」。(好長的名稱,這樣聽起來是否比較有氣勢。哈。)

因為有偽裝梅子之嫌,就用梅子的方式來消耗。

先是釀李子酒,這是最簡單最快速消耗李子的方式。殊不知,釀酒容易飲酒難。我們家的男性們,沒一個愛喝這種甜蜜蜜被歸類為女人的酒,而女性們,愛喝卻怕胖。即使分送給眾親友,酒還是多到喝不完。

一棵李子樹能釀出多少的李子酒,絕對超乎想像。

有幾年,我還千里迢迢的扛著李子酒回台灣,終究因為太增加行李負擔而作罷。所以我家的廚櫃陰暗角落,囤積著一年又一年的李子酒。到現在都還有五年前釀的,有用砂糖釀的,有用冰糖釀的,還有加了高梁酒下去當引子的。

之後又做了李子果醬,也試過將鳳梨酥的餡料換成了李子來做,變成李子酥。可這種李子很奇怪,一經煮的過程,原本就不太多的甜味會消失的更快,迅速的轉換為酸味。搞到最後,耗費的糖量不亞於釀酒。

有一年婆婆拿了罐李子果醬打算送她日本朋友,日本朋友笑的尷尬:「去年的都還沒吃完呢。」

我在心裡偷偷OS,我的冰箱也還有啊。

至於李子蛋糕,李子麵包,李子燒肉,李子冰淇淋......都在我家出現過。偶爾為之的玩花樣,是快樂,若是面對整棵樹的等待消耗而絞盡腦汁,那...實在笑不出來。

今年春天,李子樹不例外的又結實累累,甚至像葡萄般一串串密密麻麻的結在枝頭上。光看就可想見八月即將發生的憂愁。

剛好看到餃媽做脆梅,於是想如法炮製來個脆李試試。

醃脆梅,要用清明節前的梅子來醃才好吃。屬於我家李子的清明節不知是何時,也看不出是六分熟還七分熟,總之,還是青色的,除了早熟的幾顆開始微黃,就當是適合醃的時刻吧。

照著同樣的方式醃漬起來,竟意外的好吃。甜脆中,帶點微酸,還有些青李的獨特香氣。也是剛醃好的幾天,還帶些酸苦味,邊醃邊試吃,漸漸的苦味越來越淡,脆李越來越入味,試吃到味道吸足時,罐也見底了。(真的很像脆梅呀)

原本只是嘗試性的做一小罐,忍不住翻箱倒櫃,清出了之前釀酒的玻璃罐,再做了一大罐又一大罐。簡直是做上癮了。每天沉浸在青李醃漬後釋放的單寧酸香氣,還有與糖混合後酸酸甜甜的氣味中。(是單寧酸吧,跟綠茶的味道有幾分相似)

按照脆梅的醃法,十斤的李子需要十斤的糖。

想像....一棵的李子樹需要一棵樹這麼多的糖。好驚人。
買了糖,還要罐子,大大的玻璃罐,盛裝著青青的李子滿滿的糖,需要幾個?十個二十個還是三十個,難以估計。
有了糖有了罐子,還要有冰放的地方,一個冰箱,兩個冰箱,還是三個...恐怕要請怪手開挖個地窖來放。

S在旁補充「妳還需要有個,不怕被大量糖淹沒的五臟六腑。」

所以,想著想著,我失眠了。又為了這棵李子樹。


-------------------------------------------

【醃脆李 食譜在這

【幾年前的釀李子酒慘狀在這】(舊文)







住在溫哥華的朋友們,趁著樹上李子尚未變黃,有人想要試試嗎?


















(李子樹三月時開的花)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