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國布衣,在報紙上注意這間餐廳的廣告已經很久了,這樣的店名對才疏學淺的我來說,很是新鮮。心想,衝著店名,以及邊邊一行小字:正宗川菜….無論如何都要去試試看。
一直到去年夏天,公婆來小住時,公公忽然提議說想去試試,因為聽說大陸也有叫「巴國布衣」的餐廳,而且還蠻有名的。
不禁在心裡暗自叫好,這真是正合我意呢!但不免又在心裡揣測….公婆不嗜辣,他們當真要去吃川菜?
無論如何,就這樣,在期待的興奮中…(期待興奮應該是只有我…其他人應該是在狐疑的沉靜中…),我們開車找到了位在Richmond的巴國布衣。

巴國,川東;布衣,老百姓。將川東尋常百姓人家的家常美味,演變發揚成為餐桌上的美食饗宴,巴國布衣的名稱是這麼而來。(後來才知道這裡的巴國布衣跟大陸的除了名稱一樣外,並無相關連性)

一進入餐廳,內部混雜著多重的氣味,油辣味中又隱約有著椒麻香。雖不是週末假日,店內生意還是蠻好的。
「我點水煮牛肉….其他給你們決定。」公公說的像識途老馬,感覺上這是道他篤定的熟知好料。
聽到是〝水煮〞,婆婆也沒多大異議只是咕噥著:「就係水煮嘛….甘有特別」
我們一共點了水煮牛肉、小籠包、牛肉捲餅、農家扣肉、魚香肉絲…..全是按字面上就可解釋與想像的安全菜色,果真不是嗜辣的家庭呀!
一眼撇見隔壁桌有個像鍋般大的磁碗,裡面真是〝滿江紅〞。心中好生羨慕,吃川菜,就是要那紅才過癮嘛….但那碗要是上了我們的桌鐵定嚇壞兩位老人家。



水煮牛肉來了,一上桌,竟是我想要的那種火辣辣的鮮紅呈現。雖不是像隔壁桌的大碗公,倒也是滿滿地一大盤。(後來才知隔壁大碗公的那道菜叫水煮魚)
「啊~~這是什麼…這甘係水煮的嗎…」婆婆驚訝的問著指定這道菜的公公。
「這…聽說在川菜很有名ㄋㄟ…想說甲看麥…」
哈,原來連公公都是只聽過沒吃過。意外地滿足了媳婦的心願。

片薄的牛肉,用薄粉鹽料酒醃過,不經油炒,直接就在辣湯中燙熟,所以嫩肉片是靈魂、辣湯頭是精華。灑在面上的辣椒花椒在端出來前被些微熱油淋過,那香氣就這麼一路被送到我們面前。
將辣椒花椒與牛肉上下拌勻,辣中帶麻,麻中噴香,那滋味,迷死人了!
我當下想到了很久以前的廣告,不自覺興奮地學起廣告中老先生的口氣「就是這個味!就是這個味!」(廣告中原說法是:就是這個光!就是這個光!)

公婆顯然被我這怪媳婦嚇了一跳,兩位老人家可是正被辣的說不出話呢!
公公搖動著被辣到顫抖的手招來了服務生,用辣啞的聲音請服務生給我們冰水。那花椒的麻勁更將辣推到極致,只得用冰水來降溫了。聽公公這麼一說,馬上也感到自己的嘴因辣而逐漸腫脹,當下我們一家都是香腸嘴,嘴唇的邊邊還一圈泛紅。
但是真的是香啊!那是種麻辣的很有深度,卻又不失甘醇濃厚的的滋味。我不是吃川菜的專家,對川菜的三香三椒三料、七滋八味九雜也所知有限,可是這樣的口味卻讓我想到小時候常吃外婆料理的川菜,記憶中的美味香氣沒想到在這裡得到了感動。



其餘的菜色不喜歡吃太辣的家人就比較能接受了,農家扣肉還不錯,就是份量小了點,跟一般的廣式扣肉不太相同,比較偏向紅燒肉,但鹹淡得宜肉質也燉的恰到好處。魚香肉絲是充滿鑊氣的香,不過就是少了會留下強烈印象的感動。

水煮牛肉的美味,是一股揮之不去的火辣驚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不自覺的想念,像上了麻辣的癮般。
想念的發緊時,我央著S再帶我去吃,除了巴國布衣,我們還去試了有名的老四川。老四川的水煮牛肉跟巴國布衣的有些許不同,風味也不錯,但麻的勁道少了一些,少了什麼我說不上來,可能是花椒的種類或用量有所不同吧!

前陣子再度到巴國布衣尋香去。興致一來,竟想大發豪邁性格,直接要求多辣點。
這下子可不得了。
一口吃下去,嘴唇簡直可跟周星馳在功夫中的那兩片厚唇相媲美,辣紅的唇珠幾乎可頂鼻尖。灼熱感從嘴燒到胃,差一點就以為自己正在表演噴火特技,舌頭被火辣燙的發直,腦袋一片空白,接下來吃的是啥都不知道了。
剩下太多,我們直接打包帶回家。隔天,被我加工煮成一大鍋的酸麻辣麵。還好沒浪費,也算是吃了一頓滿足。

不過我還是會再去,在下次嗜辣癮頭又發作時,但是會記得,中辣就好!

‧巴國布衣   8130 Park Rd , Richmond 604-2738888   (這間我喜歡的四川店居然倒了,看來得再努力尋找下一間了)

‧老四川   1788 West Broadway , Vancouver 604-738-3648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