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段時期,那是很幸福的可以藉著網路收看到台灣節目的一段時期….

我和S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搶救貧窮大作戰』中的台詞:「NEVER~~ GIVE UP!」。
而且要像主持人三野文泰的那種,明明說的神態是認真堅定,腔調卻又好笑的帶點鴨子扁叫聲,那種特殊的濃濃日本口音的發音方式。

『搶救貧窮大作戰』的內容看多了不難發現,節目的進行有一套固定的模式。不外乎就是貧困不上進的店東,被安排去達人那學習某項廚藝,而去接受修業的店東十之八九都有個不上進像爛抹布般的個性,急待魔鬼特訓後的蛻變。

魔鬼特訓期間,修業店東常會呈現失智狀態,犯下種種讓人大嘆不可思議的錯誤,再不,就是偷懶耍混,想要投機取巧的蒙混過關。然後達人便以恨鐵不成鋼的方式大聲痛罵,再然後,達人像趕臭蟲般的將修業店東斥責驅逐。到了這,有著爛抹布般個性的店東就要又哭又下跪以擺脫尊嚴謙虛受教的懺悔方式,求達人再給一次機會,偶爾也會穿插出現那種死不知悔改的店東,真的在達人怒罵驅逐之下回到老家。這時親屬團就要現身了,或妻子或老母再或子女,用半勸半罵鼓厲兼威脅的涕淚縱橫方式求店東轉性。

如此折騰過的魔鬼特訓後 (通常是三~五天),該出場的人都出場了,該罵的也罵了,觀眾的忍耐度也累積到極至之後,修業店東便立刻會脫胎換骨,像毛毛蟲變蛻變成耀眼蝴蝶般,不但廚藝精進,連眼神、氣色都判若兩人。原本蕭條宛如廢虛的店面,再度營業後,一定能門庭若市,日進斗金。真是神奇。

雖說如此,但我還是愛看。即使邊看嘴裡邊罵著:「太假了!太誇張了!」但還是會堅決的守在電視前看,決不是愛看人被罵,重點是看看這次能不能有哪位好心的達人願意透露一點點料理經驗或秘方,再不,光看他們拍美食,拍那種店內熱鬧滾滾的賺錢景況也很過癮。

「那個阿九!笨就算了!還有付不上進到惹人厭的嘴臉…」我又陷入了邊看邊罵、邊罵邊看的投入忘我境界中。那一次看到的搶救貧窮大作戰的節目內容講的正是土司麵包修業。

大概的內容就是,有三個落魄寥倒的麵包店老闆,在經營不善面對倒閉的命運之際,一起接受節目的安排到大阪知名的麵包達人店內學習做麵包。
修業的三個人中,阿山最積極努力,仔仔細細地學習達人的做麵包方式,專心做筆記,全神貫注地做著每一個步驟,蛻變對他而言,簡直是輕鬆簡單的不可思議,就節目的效果來說,失了戲劇張力的他是純粹的對照組。阿南,總是少根筋又天資駑鈍,這樣的他,自然是怎麼做都失敗,但他經過不斷認真的、有毅力的反覆練習,總算、好不容易也達成達人的要求。帶點憨厚卻認真的個性,更搏得了旁人的認同。而阿九,就是那又笨又懶又散仙的狠角色,當然,他也是被達人罵到臭頭,被觀眾唾棄到極致,最後被趕回老家的可憐蟲。
 (阿山阿南阿九是隨便取的,當時那些人的名字叫啥,事隔久遠早已忘記)

分上下兩集的節目,就靠著這三種不同性格的人來豐富內容,但意外的,是達人教他們做麵包的方法,在節目中竟透露了一些端倪。

啥?好神奇呀!先燙一糰麵糰冰隔夜,第二天再加進主麵糰中。怎麼跟做湯圓用粿粹一樣?利用燙熟的一小糰麵糰來改變主麵糰的吸水量與麵包成品的口感。(當時2001年底,台灣的麵包市場,湯種麵包尚未掀起風潮)
第一次看到這種做法,只能嘖嘖稱奇拍案叫絕。那三個修業店東一次次在燙麵種的關卡上失敗,似乎隱約透露出,燙出好的麵種是那神奇土司麵包成功的關鍵。
達人要求,加熱水在麵粉裡的"前置麵糰"揉好的瞬間溫度在65度℃,放置隔天再加麵粉及其他材料再次攪拌,"完成麵糰"溫度在32度℃....那些修業店家,每次將溫度計插入麵糰測量時,臉上的表情如臨大敵般的扭曲著。好幾次就差那麼0.5℃,也在一陣「巴該呀囉」中,麵糰被扔進垃圾桶中!

看著達人示範做出的成品,金黃的外皮,一扒開來,又軟又有筋絲的內部組織,吃進口中的人莫不有付張大雙眼驚喜兼滿足的表情,幾乎,漫畫中的閃爍星星形瞳孔就要出現了….

我光看,也是口水猛吞,那真是土司麵包界中的極品啊~~

雖然明知道裡面有很多秘訣是被隱藏的,但仍忍不住手癢想試試.....其實是心裡暗想,自己決不會是阿九第二也比阿南聰明一些.....

急急到克棧尋問,得到了許多網友們的幫助,才知道有一種波特土司與節目中的做法類似,也是從那之後才知道,原本麵包的方程式不光是麵粉+水,還可以是麵粉+水+『種』。
少許麵粉燙熟,就像中式的燙麵麵糰,那叫燙種、叫湯種;用酒加些麵粉,任其24小時糊化作用,成了酒種;糯米粉燙熟,就叫麻薯種;加煮好的飯粒,就是米種….

一時間,發現『種』的變化多端,藉由不同的『種』和出不同的麵糰,烘烤出的麵包風味也各有不同,做麵包的生活一下子進入了精彩豐富的境界,這真是有趣無比的種種麵包生呀!


【今日麵包】湯酒種五穀米土司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