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耀眼的晨光簇擁下,告別了美麗的Jasper小鎮,我們踏上了被譽為全世界最美的公路93號冰原大道…..

整段Icefields Parkway,從Jasper到露易斯湖,30公分的地圖顯示完畢,實際上的距離是230公里。

前一晚幾乎徹夜未眠,原以為這230公里會走的昏沈與難熬,沒想到延路上連闔眼小瞇一下的機會都沒有。接連不斷的山光景色,到處都可見到受此冰河沉積與削蝕的地形與山巒。

震驚,讓我忘了想睡覺這件事。

行程開始接觸到的第一個地理名詞就是Athbasca(阿薩巴斯卡)。Athbasca是哥倫比亞冰原裏流出的幾十條冰川中的一條。

站在哥倫比亞冰原大道的尾端,阿薩巴斯卡冰川流域的末節,觸目所及不光是河流形成的沙丘美景,還被一股莫名的興奮力量包圍。

從這開始,前方是正等著我們去一探究竟的千萬年冰原奇景。







隨著路標,走走停停,每次的停留,短暫,卻又帶著無限的驚嘆。


在走訪的路途上,我們是十足的觀光客,試圖去窺探數千萬年所形成的地質,卻連最表淺的認識都摸不著邊,但是,伴隨而來的磅礡氣勢卻毫不遲疑地深入腦細胞中。

 





看起來很遠的雪山,卻又感到非常接近。是那種很接近人心的近。

山凹處有種奇特的力量吸引我的視線,久久不忍轉移目光,久到幾乎忘記按下快門。

山,有股強大磁場,至少在那一刻,我真切感覺到了。






拿在遊客中心取得的資料冊充當我們行程上的導遊,用無聲的方式解說著地理特色。

Sunwapta Falls,Sunwapta 印地安語的意思是「洶湧的河流」。

從石橋俯瞰,從冰原分流出的兩條冰川在此交會而行,狂奔的瀑布震天價響,而一道峽谷隱藏在人行橋之下。瀑布周圍的地形盡是冰河退縮與沖蝕的遺跡。

這些是無聲導遊說的。








而我心中的解說是,,,,,

看,瀑布的中央站著一隻靈犬,靜靜地接受沖刷,靜靜地仰望著冰川,也靜靜地守護在哥倫比亞冰原大道的尾端。







有好幾次,路途上出現騷動,前方車輛逐漸減速打起了方向燈,緩緩往路邊停靠,這現象同時也出現在對面車道。

原來是遇上〝動物性塞車〞,路邊出現了野生動物在覓食。

大驚小怪的觀光客舉動原來是不分國籍的,不管是來自哪個國度的遊客,都忍不住停下車來,用盡量不打擾它們的方式趨近拍照。






是長角山羊嗎?還是麋鹿?

我們跟著停靠在路邊,拍下它們緩慢的覓食、行走。

這裡,是所有動植物們的家,我們,是短暫的過客。










延途不斷的崇山峻嶺,像一幅幅珍藏於自然中的畫作。

而在我們有限的攝影技術與器材中,山卻是最難補捉與獵取的。

難補捉的是各式山巒所帶來的震撼,難獵取的是山頭上的光影變化。







哪怕只是一片白雲,看似不經意的緩緩飄過,都能帶給山頭無窮的變幻。








原來,山,不僅僅是名詞、形容詞,還可以是動詞。













站在狹谷的轉彎處,哥倫比亞冰原就在前方不遠的地方。

雖然還有一段距離,空氣中的冰冷寒意卻已逼近。















陽光照射在終年不化的積雪山頭,讓人不自覺屏息凝視的景色。







三年前我們曾經隨著旅行團造訪冰原,匆促的行程中,只留下一張站在冰原前的團體照,還有,一罐取自冰河上的冰河水。

這次我們決定不踩冰河,而是站在前端,細細地將冰河的壯觀收進回憶中,再帶回來蘊釀發酵。





如果不是親自站在湖泊邊,絕對無法瞭解到湖水的純淨與碧綠。

湖泊旁,鏡頭外,插立著一個個的年份標註,控訴著人類對大自然的不珍惜與破壞。

溫室效應,地球生態的改善,湖水隨著冰原正在日漸縮減中。

位在冰河腳下的湖水,正訴說著它們的美麗與哀愁。


哥倫比亞冰原在頂端,緩緩地將冰河釋放。

看似靜止無聲的冰河,實際上正用幾乎感覺不到的速度在流動。

暫時抽掉地球是圓的認知,冰原可以是接連到雲端,到天際。




眺望向冰原,自然的巨大力量,用最具體的方式呈現。人類是何等的渺小。






山腳下的坡道,提供人們往前親臨冰河的坡道。

似朝聖的隊伍。

膜拜的,是自然。










不斷拂面的風,很確切的既冰且寒,即使有陽光也無法提昇周遭的溫度。

即便如此,仍舊不願捨下壯麗的景觀離去。

站在凜冽的空氣中,所有的世俗煩念都被冰封,投擲在越過山峰的另一端。








當雪降在山峰與高原後,年復一年的推積推擠,形成一道道雪的波紋皺摺。

時間,風霜,在山嶺刻劃下,如睿智長者的皺紋。

很想伸手輕輕碰觸撫摸。






這一段冰原大道的體驗,到此應該可算是達到一個高峰。

再多的著墨描述,都無法詮釋出當時內心的感動。

或許就像S說的,真的感動是無法描述的感動。

再回眸,再遠望一次,在心中深深記下,屬於冰原的堅毅與美麗。

在繼續前往露易斯湖的路上,發現這座很有趣的山。
匆匆將車停靠路邊,換了許多的角度來拍攝。

比起其他雪山,這座山的山頭如石刀般扁平鋒利,而雪的飄落方式,將山點綴的像具有原住民特色的編織布匹。
仔細看喔,右下方的山腳下,彷彿有一位帶著頭巾的織布女呢!





駛離了哥倫比亞冰原,下午2點,我們還有將近130公里的路程要追趕。

之前的100公里路程,花了六小時走走停停,130公里會用掉多少時間,我們實在沒有把握。

看完了冰原的奇觀,兩個人的體力其實都已消耗怠盡,接下來只能挑選大的景點稍做停留。










到露易斯湖之前的這段93號公路,旁邊有許多的大小湖泊。

我們在Mistaya Lake停下,因為這裡不須要走很遠就可以看到整片的碧綠與湛藍交錯。







群山環繞的湖泊,也是清澈見底的湖水。

只是我們的感動能量,似乎在冰原處就發揮至盡,此時面對這寧靜的湖泊,實在可惜了湖泊的美。











傍晚5:00,在黑夜來臨前,總算趕到露易斯湖所在的遊客中心。

依循著遊客中心所給的資料,決定了當晚的住宿。

我們住在露易斯湖旁。

不是頂頂有名的那間古堡飯店,卻是很有古老氣息的小旅店。

$120加幣的住宿費在當地是合理又便宜的。
旅店共用客廳中的火爐,讓我們前一夜寒冷疲憊退盡。
這一晚,總算可以溫暖的有個好眠。


也是晚上8:00,
我們開心地聊著白天一路看到的風光,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沉睡。。。。(待續)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