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隨興至極的傢伙,認識我的人都知道

興致來了,可以忽然捏著錢包去報名一些不切實際的課程,或是拎起包包跳上客運從北搖到南,遇到了想做的事,會不顧一切卯足了全勁拼命去做,而且會理直氣壯地替想做的事冠上一堆的正當性,必要性,與合理性。

但是通常,那股熱勁來的快,去的更快。一旦熱度降溫時,當初高呼的所有正當性必要性與合理性,會被我迅速地踢到一邊去,而那件很值得卯足勁做的事,也就自然被打包封箱堆到記憶的倉庫中。

我將這虎頭蛇尾的劣根性歸咎於我的射手星座。當然不是射手座的人都像我有如此這般的頑劣性格,但每每聽到有星座大師欽點明指出射手座有這潛在特性時,總忍不住擊掌叫好點頭如搗蒜。

好了,現在恐怕連不認識的人也都發現了我隨興至極虎頭蛇尾的本事。不難想見,晃進這小廚房的訪客,莫不搖搖頭幽幽嘆口長氣後倉皇快步離去。
因為大門高掛的梅菜扣肉,時經八個月,歷經春夏秋,已讓廚房內肥油恣意亂流,且在主人〝刻意〞疏於打理的加持之下,蛛網灰塵滿滿皆是,訪客的聲聲呼喚也在空虛的空間中顯得迴音陣陣。

話說這宛如人間蒸發的八個月。

請容許我先抖出,造成門面雜草遍佈廚房冷鍋冷灶慘狀的原兇事件。

我們家的
S先生,在春尚未暖花仍未開的時節,便不時宣告自己腰酸背痛的病兆。老實說,在S喊著腰酸背痛要請假休息的最初,我總是用眼角的餘光陣陣朝他掃射過去,甚至想來個視若無睹耳充未聞裝傻到底。心中堅定的相信,想支配我這小台傭免費替他馬兩節是擺在眼前的陽謀,而藉口想跟公司請懶人假更是彼此心照不宣的陰謀,所以壓根就不認為小小的背痛會有啥大不了的事。

直到找家醫安排檢查之後.....他總算一吐怨氣,持著醫師頒給的王牌令箭,在家中理直氣狀的遊走穿梭
S的脊椎第五小節椎間軟骨很不安份地悄悄突出,也就是俗稱的長骨刺。(找家醫安排檢查的過程,讓我再度見識加拿大的醫療與保險制度,這嘔死人的經過之後有機會再說了)

從那時起,骨刺跑出了脊椎,刺進了我們的生活中。


S跟公司請了長假,我們的生活陷入了一連串跑醫院、檢查、做復健、騎腳踏車運動減肥的日子。時間因看家醫復健運動等大小瑣事被切割的零散,生活原本的固定模式,也因應需要做了大大小小的改變。當然,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這都波及到我優遊自在網上飆的樂趣。

我本就是下筆遲鈍之人,想說的話想寫的事總是構思很久才能七拼八湊的勉強成文,所以每每看到那種可以靈感如湧泉,信手拈來皆文章的聰慧文人,總是又羨慕又感嘆,又忌妒。
這下子可好了,原本就鈍的表達能力,在份內所屬小台傭的工作量與日俱增之下,顯得更遲鈍不堪,甚至到低能的程度。

就在我苦思該用什麼優美詞句讚嘆櫻花滿天紛飛的當下,身邊有人不斷呼喊詢問著三花牌內褲擱在哪,這對個平傭的家庭主婦來說,實在構成滿臉三條線的衝擊。再不就是,在我身邊晃呀晃的拼命追問茶喝完了該怎麼辦,或是坐在沙發上卻喊著找不到家裡冰可樂在哪,那種偶一為之尚可歸類為搞情趣裝可愛的白目行為,當密集度從一星期一次提昇到一天數次時,可愛變成可恨,耍白目指數足以逼迫一位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大腦全天候呈現當機狀態。

於是,當事已至此,我那隨心所欲虎頭蛇尾的劣根性已被全面性的激發表態。


於是,大腦當機,版面罷工。甚至連寫篇公告或上網交待一下都懶,想說的話只在內心默默進行。


於是,從良心不安的抽空偶爾回回留言,到滿懷歉意的潛上網看一下離去,再到麻木不仁裝傻到底的久久才開機上網晃一下。


寫網誌的熱度降至冰點,當初信誓旦旦的正當性必要性與合理性全掃進灰塵密佈的牆角內。甚至,到最後還覺得在浩瀚無際的網界來個小鼻子小眼睛的鎖腦措施也蠻好的(鎖電腦也鎖大腦),眼不見心不煩無壓力。

而大腦當機時的最好休閒,就是守在電視前玩弄著搖控器的上下鍵。看著一個又一個台灣節目,邊看邊罵,邊罵再邊看,無疑地,電視與當機的大腦成了相輔相成的最佳拍檔

醫生說,骨刺應該會變小,但不可能消失。存摺說,數字正變少,並很快就會消失。我們可得與骨刺商量出一套和平共處之道,工作得繼續,生活得繼續,復健不能斷,銀票不能少。我也得跟大腦商量一下,慢慢地恢復正常運作,再試著將當初的熱情與溫度挖出來抖抖塵……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