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我為什麼來到這,得先從我跟我母親的一段話開始說起。

「兒子ㄟ,你這趟路途遙遠得自己保重啊!今日一別,我倆是沒有再見的機會了…」

我的母親,號稱老酵多產娘,一點也不虛假,邊傷心的跟我說著,還不忘了邊努力的吸氣吐氣,辛苦進行分裂,不斷生出我的兄弟姐妹們。

算起來,我母親也是幸運的,打從這家庭誕生起,就被細心的褓姆照料著──
對了,母親說不能沒禮貌,要叫莎拉姨。
莎拉姨將娘照顧的無微不至,住的是豪宅透明的玻璃大院,吃上等的麵粉、喝好上好的清水、還不忘了適時的給予室溫空調。所以我母親那一輩的各個打小就身強體壯。

我媽總說,在我們的世界裡可不流行楚楚可憐、柔弱動人的這一套。所謂的美;所謂的帥,就是像我媽一樣,生的強壯飽滿、戰鬥力旺盛、活力十足。說起來,包子饅頭啊、麵包啊….那些我的遠房表兄姊們,他們家的門面還不是全靠我們家一個個懷有強壯身軀的兄弟姊妹們給撐起來的!

「我不懂,為什麼我不能跟哥哥姐姐一樣去烤箱蒸籠裡作戰!或是留在您身邊努力分裂繁殖也行啊!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這莎拉姨,幹嘛把我搞得這麼乾癟啊…」我的嘴因為太乾燥了扁的張不開,所以連抗議的聲音都顯得癟癟的「您不是說莎拉姨最懂得替我們穿上最好看的黏稠衣嗎?我討厭這種打扮啦…像…活像風乾老橘皮…」
說的同時,被我瞄見了那些留在母親身邊的兄弟們,一個個看著我這付德行,拼命的、猖狂的呼氣吐氣…呼氣吐氣笑的停不下來。唉!我氣的連眼睛都懶得睜開!

「你這傻瓜,要知道,你可是從家族中千挑萬選才選出的代表喔!」母親想替我做心理建設,我知道,她向來就有說服人的本領。不愧是老酵中的老酵。
「這次呢你是任重道遠。古人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算了,說太多你也不懂。總之啊,我們家族的生存版圖能不能擴展到加拿大去就全看你啦。別怪你莎拉姨,她可是費盡心思呢,唯有將你做這種偽裝打扮,你才能順利登陸,明白嗎?你要記住,我們家族,奮~鬥~不~懈~的精神….」

就這樣,我母親的話還沒說完,我就被裝進了一個外表土黃內部黑暗的太空艙中。 聽莎拉姨叫它〝包裹〞。

躺在這太空艙中,搖搖晃晃的出發,心情,也是忐忑不安的到極點。誰知道能不能順利到達目的地!誰又知道到了之後遇到的是位怎樣的褓姆姨!我不得不做好有可能為了開疆拓土而斷送小命的打算!

這乾癟的偽裝打扮,壓擠的快透不過氣,再加上一路上,忽高忽低還真是顛簸的厲害,弄得我五臟六腑像擺錯了位,幾次險些昏眩過去。要不是我們家族的堅忍血統在支撐著,換作其他種族,可不見得撐的下去。這點,我可以很自豪的認為。

這會兒,總算不晃了,不搖了。我被安安靜靜的降落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用那乾癟的耳,努力的聽,用力的聽,這也安靜的太讓人害怕了吧!即使我風乾壓扁的表皮,都被這陌生的地方搞得悚然。怎就是沒人來替我打開艙們啊…

我努力克制緊張,耐著性子靜靜的等著,腦子裡藉著東猜西想來轉移害怕的情緒。這新褓姆姨不知長的什麼樣?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像莎拉姨這麼聰明細心,會不會像莎拉姨照顧母親那樣照顧我?會不會….我開始想念母親想念莎拉姨了…

就在胡思亂想之際,一陣擺動,艙門打開啦!這真是讓我太高興了!至少可以先吸一口新鮮的空氣。

艙門口外,出現了一雙朝內東張西望的眼睛,看得出來是很興奮的眼神….

 

──‧──‧──‧──‧──‧──‧──‧

【養酵人~~CD補充】

中國人用老麵的歷史久遠,而西方人用天然酵種做成酸麵包也大為風行,不可否認藉由這些天然酵母所做出的麵食有它相當誘人的魅力存在。
有意思的是,如果由酵母的繁殖跟應用來追朔東西方的飲食文化,這中間存在著許多巧妙的相似處。最近越是積極查詢老麵老酵的資料,越是覺得這真是門有趣的大學問唷!

一月五號,接到了網友Sarah寄來給我她養了很久的老酵。

Sarah養的酵種要在黏黏稠稠下才最能顯現十足的活力,也就是說酵母寶寶們在黏稠的麵糊中才能充分吸收它們所要的養份,保持它們的生命力。

但這樣的狀況在郵寄時就會產生很大的問題。若是將這些活潑的酵種以溼黏的狀態寄出,從美國寄到加拿大得好幾個工作天(我們剛好碰上聖誕節,這中間花了整整14天) ,等我收到時可能都滿出來了,再加上通過海關那還不知有無問題….所以這次的酵種運送真是難度頗高呢!

聰明的Sarah想到了一個保持酵種生命力又暫時降低酵種活性的好方法。將黏稠的老酵抹在蠟紙上,待風乾後再一片片收取寄給我,等我收到後再泡水還原。感動ㄋㄟ!!

自那天起也開啟了我養酵種、玩酵種的有趣生活。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