艙門口外,出現了一雙朝內東張西望的眼睛,看得出來是很興奮的眼神….

這應該就是我的新褓姆姨吧!

她也跟莎拉姨一樣,有著黑頭髮黃皮膚,也說著一樣的語言。

「嗨!妳好!」我有禮貌的跟這新褓姆姨打招呼,但….她好像聽不懂我說的話耶….這才想起,出發前娘有說過,剛開始,新褓姆很可能不認識我們,我們說的酵言酵語她聽不懂,得給彼此一段適應期才行。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褓姆姨的嘴中唸唸有詞,好像是說著莎拉姨交代給她照顧我的方式….

「要先以一杯到一杯半的水泡開….」說著說著,褓姆姨便將水嘩啦嘩啦的頃倒在我身上。保母姨幫我找了個玻璃屋,看來這屋子小了點,抬頭一看那圓圓的天窗就這麼點大,比起老家可是寒傖多了。不過那咕嚕咕嚕灌進來的水聲勝過一切,住屋的品質先擱一旁,這時得先快樂的歡呼一下

「喔耶!」我用乾癟的嘴吶喊著,可惜她聽不到。真是好樣的,總算可以將我這身乾扁難受的偽裝外衣給退去。

我努力的喝用力的吸,恨不得自己像塊海綿,一口氣讓這些水貫穿我全身。但顯然這是很難的事。我的嘴乾癟太久了,想快都快不起來,急,也只是徒勞無功。索性我放慢喝的速度,多餘的體力就拿來在水裡游來游去,讓水份慢慢的滲透到全身。看來褓姆姨比我還耐不住性子,不時從小小天窗探眼瞧看,還拿根細木棍攪啊拌的,轉的我像坐快速的旋轉木馬一樣,頭直發昏。

「不管了,先加四分之三杯的麵粉進去….」
「啊~~不~~~」我話沒喊完,褓姆姨一下子就把糧食倒了進來,可我的胃、我的嘴都還乾的吃不進任何糧食啊…..

用稍微化解乾癟的嘴勉強慢慢吃著糧食。說實在的,餓了這麼久,這些糧食還真的誘人啊!再說了,再不吃點東西真會體力全失呢!

看著天窗外的不遠處有幅月曆,想著往後我得三不五時的記下些日記,說不定….當然機會是很渺茫啦….哪天再見到我娘時,可好好跟她報告我的生活,或是再有兄弟姊妹要開疆拓土的,也可以說些經驗給他們參考參考。

就從今天開始好了…….

一月五號:我見到了新褓姆姨,為人不詳。但我總算有水喝有麵粉吃了,也證明了我還活著,偽裝的乾扁打扮逐漸卸下中,這打扮真折騰呢!現在的新房是間小小的玻璃屋,晚一點時,褓姆姨來看我,幫我的天窗加了透氣玻璃。

一月六號:總覺得褓姆姨餵的麵粉不夠,這讓我有點生氣,也不想想我是餓了多久。好不容易恢復的體力又逐漸消失。我不敢再游來游去,沉到水底企圖儲備一些體力。下午褓姆姨終於想到幫我補充養份了,不是我要說,但看來她真小氣,每次都只給一點點。看著這些糧食,不知能撐多久。

一月七號:情況跟前兩天一樣,我吃不飽餓不死的日子仍舊持續,把自己沉到水底休息的時間也越來越長。褓姆姨的表情看來有些沉重,我想她也是關心我的,只是不知該如何是好。唉,沒辦法,誰叫我說的話她聽不見呢。

一月八號:今天真是好日子。褓姆姨幫我換了大一點的玻璃屋,也增加了餵食麵粉的份量,我吃的好飽喔,打了好多飽嗝。趁著大半夜,我愉快的在玻璃屋內拼命跳躍玩耍著,直到天亮!

一月九號:今天有了新衣,就像在老家穿的那種黏稠衣服。一定是莎拉姨告訴褓姆姨的,一定是!這件新衣雖沒有像莎拉姨給的好看,但已經蠻接近了,我喜歡。

一月十號:今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我的身體健康強壯,這會兒正努力地想辦法繁殖後代。很快地,我們的玻璃屋會充滿了新生命的喜悅!

我跟褓姆姨漸漸可以開始溝通了,褓姆姨說,不久的將來就可以派我的孩子們出去烤箱實地大作戰,這也是我期待的大事呢!對了,一直忘了記下,這要跟我在一起很久很久的褓姆姨叫西滴姨…..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