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速地翻箱倒櫃,終於找出裝人參的盒子,頂級的韓國高麗參,扔到一邊去,此時木盒的價值遠遠超過人參。

第二天一早,還穿著睡衣呢,就等不及想趕緊用人參盒來烤蛋糕。

延續前一天海棉蛋糕的做法,既然前一天毒蛋糕的外表還算可以,就先用同樣的方式再做一次。
算一下,三顆蛋…叩~叩~叩!清脆響亮的敲蛋殼聲,彷彿隱喻正邁向成功的康莊大道。當心裡一這麼想,連打蛋和料的過程都如有神助般的順利,愉快心情下,不自覺地口中還哼哼唱唱。喔~我是個穿著睡衣搖擺哼唱做蛋糕的快樂女郎!

打好的蛋糊倒入模型中,咦,有點太多耶,沒關係就裝到八九分滿吧。
送進烤箱中下層,愉快的去更衣梳洗,並喝杯咖啡來渡過這段烘烤的時間。這樣的清晨實在美好浪漫,連窗外那死命啄草地的烏鴉都討厭的可愛。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為了防止表面焦黑,準備要替蛋糕進行隔上火措施。

打開烤爐,哇~~蛋糕怎麼會膨漲那麼高!漲到表皮都狠狠地頂住了放在上面一層的烤架。完蛋了,恐怕凶多吉少。小心翼翼地將上層烤架移開企圖挽回,啊!來不及了,為時已晚,蛋糕的表面像是一張細皮嫩肉的臉被劃了兩道疤痕!氣死了,剛剛的好心情,瞬間化為烏有。

就這樣,一個「疤痕蛋糕」立即問世…..

在刺眼的疤痕蛋糕陪伴之下,立刻又用同樣方式再打一次蛋糊。
這次兩顆蛋就好,叩~叩!兩顆蛋敲下去,桌上的蛋殼漸漸又堆積成塚。此時心裡是又懊惱又不甘心,外加自責,我怎麼會輕忽蛋糊的膨漲呢….都是哼唱惹的禍,那是不祥之曲!哼!

又在木盒中倒入蛋糊送進烤箱烘烤。這次端了個小板凳坐在烤箱旁,不時的朝小窗口窺探蛋糕的膨脹…15分左右,待蛋糕表面稍上色,馬上採取隔上火措施。一切似乎又回到可掌握的範圍內。

嗶~嗶~聲響起,時間到,啊~~還好還好,這下子總算可以。
輕手輕腳地伺候著蛋糕出爐,就怕哪裡惹它不高興。

凝視著剛出爐的蛋糕,接下來的下一秒,腦內忽然響起細小的聲音說:「倒扣吧~倒扣吧!倒扣會讓表面更平整喔….扣吧扣吧…..」細小的聲音像魔咒般傳來~~
倒扣?這種做法要倒扣嗎?會不會…

唯一可以很確定的是,當時的我得了腦手不協調症!所以在腦袋還在奮力的想打退倒扣想法的第二秒,手,就將蛋糕倒扣了,而且是直接倒扣在一張防沾黏的紙上。

扣都扣了,但大腦仍持續抗議的運作,心臟也跟著噗通噗通地越跳越快。
等了好一陣,熱氣散去,將蛋糕翻回正面,輕輕掀開防沾黏的紙….

〝啊~~~〞我心中響起一陣恐怖片的特效配音!皮,沒了,它跟著紙悄悄地走了!蜂蜜蛋糕有了新頭銜,叫「無皮的蜂蜜蛋糕」。

不甘心呀不甘心!情緒起浮轉折行走至此,只剩下氣憤兩字。想都不想,立刻叩~叩!再兩粒蛋打下去。打蛋的過程沒有哼唱沒有愉快,攪拌器轉動的聲音,聽起來像一連串的〝國罵〞。

仍是不敢輕忽的守在烤箱旁,靜靜地等蛋糕出爐。
這次,沒有毒、沒有疤痕、有完整的皮….
這次,管它仍有些許凹些許皺,都不敢再多想多搞,只在一旁扇風伺候著,等冷卻後仔細包好送入冰箱。雖然仍不完美,但總算,終於,呼~~可以送人了。必竟,這是沒有毒、沒有疤痕、有完整的皮…. 的蜂蜜蛋糕。

事情在第20顆蛋的犧牲下結束了嗎?還沒。

就在切片裝盒,準備讓S帶著蜂蜜蛋糕出門時,順手拿了多出來的一片試吃…咦~~口感不同~~怎麼~~怎麼組織不太像勒…比以往鬆軟….
雖然是滿心的疑惑,但還是讓S將它帶出門,必竟,它是沒有毒、沒有疤痕、有完整的皮…的蜂蜜蛋糕。

S前腳一出門,我立刻拿出冰箱僅存的四粒蛋,再做兩次。這次做的是口感實驗。
先用分蛋戚風蛋糕法做一次,後用全蛋海棉蛋糕法做一次….
這兩次沒有失誤沒有出錯,仍是完整的烤了兩條沒有毒、沒有疤痕、有完整的皮…蜂蜜蛋糕。
冷卻後送入冰箱中靜靜的冰著,準備等S回來,我們可以細細比較兩著的差別。

在第24顆蛋的犧牲下,總算完成了…蜂蜜蛋糕的不甘心死心眼瘋行實驗!


後記:
我等隔天再將蛋糕拿出來,冰了一夜的蛋糕體更緊實濕潤。
我覺得用海綿蛋糕的做法,吃起來較鬆軟,反而戚風做法的會較緊實也較接近長崎蛋糕的口感,我喜歡後者。但戚風做法烤出來外表會比海棉做法的差一點。
沒吃過長崎蛋糕的S,卻很喜歡海棉做法的蜂蜜蛋糕。他覺得吃起來較細緻。
所以兩種方式各有優點喔!

有興趣嗎?  蜂蜜蛋糕作法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