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房子的屋頂像不像櫻桃小丸子中花輪頭髮造型....)







每次開車在住宅區的路上閒逛,總會對別人屋子入夜後散發的昏黃燈光產生一連串幻想。即使來這多年,還是改不掉對這習慣。所以我家車子的右車窗,常常會很明顯的有個臉印子在上面。

昏黃燈光後都是什麼樣的景況呀….媽媽燒菜,牙牙學語的寶寶在一旁,爸爸呢….四五好友聚在一起又吃又笑,聊些什麼….唷呵…有小情侶,可甜蜜的呢….

我不是眼戴墨鏡頭頂鴨舌帽的偷窺狂,是光明正大的看!這裡的人,尤其是白人,都喜歡不拉窗簾,喜歡將熱情與大家分享。
即使經過時與屋內的人微笑搖手,會開窗的的人絕大部份都會微笑回應,不會匆忙關窗或將招手者打入精神異常之徒。
這時不禁羨慕起「宋七力」(如果能隨處分身是真的話….)。

在住宅區的街道上閒晃實在是很有趣味的一件事。就算不看窗內,光看四處林立各式各樣不同設計風格的房屋,就足以驚呼連連,傻了眼。


我愛在別人家門口逗留,藉著建築的風格或是外表的裝潢來揣測,這屋裡的主人是個什麼樣的人;住在裡面的主人是來自哪個國家。

溫哥華融合了來自各國移民文化的特色,也毫不客氣的反應在房屋的建築方式上。雖然同樣都是木造屋,卻因不同的人種不同的文化,建出了不同的居住空間。屋主們似乎有意透過房屋,在這塊土地上聲張自我種族的驕傲。

這些屋子引發我這個家庭主婦最愛做的春秋大夢,想像將來自己打造一個家是如何又如何!
小巧溫馨造型奇特的,我喜歡我喜歡…但是家裡那些多的讓人轉身困難的雜物該怎辦?…豪門大院典雅舒適的,我也喜歡也喜歡….但是屋子太大很難打掃耶…

「妳想了很多,卻忘了最重要的一點,錢~從~哪~來~」S的聲音顯然冷酷又有力。

哼,做夢不行嗎?

玩這看房子遊戲的最佳處在溫哥華的西區,那裡有個著名的傳統建築區,住在那的居民以白人居多。白人,有可能是英裔、法裔或德裔,更少不了一些西班牙人或羅馬尼亞人之類的。這裡,怪怪的房子還真不少,似乎每個人都想將自己的民族性或是個性品味之類的想法,巧妙的包裝在住宅的建築美學上。

有些房子看來有段歷史,佔地廣大造型傳統,處在高聳茂密的林木之中,多了分距離也多了份神秘。

有一次我們誤闖了一間大房屋的後巷,廣大的後花園中看見一對小兄妹自在快活的在樹上表演特技。喔!就抓著樹籐!盪來盪去!
中間夾雜著是他們清脆悅耳的笑聲。他們的母親,頭頂著草帽,輕鬆隨意的裝扮,躺在一張木椅上滿臉笑意的望著小朋友,任由陽光穿透樹葉灑落其間。

換做是傳統的東方人父母,可能會壓著心臟大聲制止吧!

走出茂密樹林的另一端,有些房子,活像是將那種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裡的屋子給搬到了現實生活中。一付就是給王子公主居住的樣子!

我們仔細端詳了半天,才發現,很多夢幻童話的感覺,全來自那圓形的屋簷設計。

原來屋簷不是只有尖尖翹翹的一種,“簷”也可以是包起來的!

在這類可愛夢幻房屋中,我們找到的極品,是一間屋頂用的是種像長滿皺紋的特殊建材,兩大管紅磚堆砌的煙囪豎立其上,門口再加上一株被砍成怪形怪狀的枯樹。

在這特殊造型的房屋內,不知道有沒有一個像故事書中描述的廚房,有著柴火灶,灶上還有個鐵勾勾著一個深不見底的大釜,裡面咕嚕咕嚕的煮著香噴噴的玉米火腿濃湯,或許再加個長柄大木杓進去攪和攪和。


也可以任由想像去懷疑,那矮矮小小的木門,會不會〝嘎孜〞一聲推開,走出個跟房屋一樣,滿臉皺紋有著尖鼻子還拄著柺杖的老婆婆。


而那可能有老婆婆的怪怪屋隔壁,
是那種可能住有灰姑娘的屋子....


也有那種跟周圍的圓滾滾溫馨可愛形成強烈對比的建築,直挺挺的牆身,菱角分明的每一個轉角,像是一件被燙的平平整整的禮服立在那,一不小心還會錯認是社區圖書館之類的建築。


裡面的主人又會是什麼樣的人?是個一板一眼穿著光鮮挺拔、表情冷竣嚴肅的公司大老闆;還是講究後現代主義,不是喜歡黑就是喜歡白的藝術雅痞?

要進門是不是得先核對指紋,或是照一照瞳孔以驗明正身。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提一位有趣的屋主,我們猜想可能是位對隱私極講究的悍衛者,當然也可能是位對建築美學有另一番詮釋的人,特地將大門跟門外的草坪中間立起一道牆,一道以工型磚堆砌的牆,牆側邊留下個剛好夠一個人進出的入口。但是,說實在的,那種牆看起來倒有點像是常出現在社區公園的公共建築。


遠遠望去街角還有間阿拉伯風格的圓頂造型屋,裡面藏的是否是位石油大亨我們很難知道,但光看他前門後院的大排場,或許,來頭還真的不小喔。在這塊臥虎藏龍之地,什麼人什麼事都難保不會發生。


我們居住的地方,亞洲人較多。這亞洲人除了中港台之外,當然也包括日本韓國甚至印度菲律賓各種可以想得到的亞洲人。


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印度人住的房子,外牆酷愛用紅磚,深紅淺紅交雜,堆砌出代表他們風情的外牆。


其他像日本人喜歡用超大型畫滿和服美女的摺扇,充當窗簾掛在窗戶上,或是在簡單的黑白色系房屋外用些竹子小橋流水當園藝造景;有幾戶韓國人家的住宅,喜歡在門前或屋後豎起韓國國旗;中國人在門口貼幅對聯….. ,總是會有些細微的地方,悄悄的透露出主人打哪來的訊息。


只要符合政府的建屋法規;只要房子建好後不會變危樓,這真是個隨意揮灑建屋趣味的國度。也因為如此,當個天馬行空盡情幻想的路人甲,實在是件很快樂的事。











christin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